党湾网 > 镇街博览 > 名人名胜 > 正文

【乡贤·风采录⑧】春风化雨 甘霖润土——“沙地老娘舅”钱关林走访记

更新时间:2020-05-15 10:04:28    内容来源:   

  编者按

  为深入挖掘乡贤文化精神内涵,弘扬乡贤文化时代价值,浙江省首部集中撰写乡贤的主题文集《初心——杭州党湾乡贤风采录》已在党湾首发。现依托“萧山党湾”微信公众号全景式呈现党湾乡贤成长成才、创业创新中闯荡人生的艰辛曲折和回馈家乡的桑梓之情。

  第八期

  { 钱关林 }

  春风化雨 甘霖润土

  乡贤名片<<<

【乡贤·风采录⑧】春风化雨 甘霖润土——“沙地老娘舅”钱关林走访记

  钱关林,1951年出生于萧山,中共党员,党湾镇钱关林工作室“主人”。曾获第四届最美杭州人群主提名奖、杭州市最美离退休干部、杭州市十佳和事佬20强、最美萧山人等荣誉称号。从2011年8月至2019年6月,共调解各类民事纠纷836件,成功率达到100%,被乡村百姓亲切地称为“沙地老娘舅”。

  “沙地老娘舅”

  接到采写任务,我一见名字乐了,采访对象钱关林,身份是调解员。我过去工作单位搞的是消费调解,我们还算同行啊!

  钱关林长我几岁,姑且称老钱吧。他中等身材,黝黑而结实,慈祥中带有几分威严,有点形似“黑包公”。

  老钱为何被称为“沙地老娘舅”,问其究竟得知:沙地是党湾的代称,“娘舅”就是公平调解纠纷的人。他就因为调解工作,得了这个“沙地老娘舅”的别号。但我知道这是党湾乡亲们对老钱兢兢业业的调解工作,表示认同与尊敬的称呼。

  来到钱关林调解工作室,门前除了一块“党湾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钱关林工作室”的铜牌,还有一块铜牌引人注目,就是萧山区委老干部局与杭州市委老干部局命名颁发的“钱关林工作室”,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

  与老钱交谈,他的思路十分清晰,谈吐也很感染人。他说,以前就在党湾镇做司法调解工作,于2011年8月退休。退休后即面临了二选一:浙江万汇建设集团年薪10万的聘请和司法局领导请他创办个人调解工作室,老钱选择了后者。按照老钱的说法:钱够用就行,重要的是人生要体现价值与意义,奉献一点自己的余热,为老百姓做点好事。在过去8年时间里,他一共调解了各类民事纠纷836件,其中包括死亡纠纷109件,赔偿人民币达9900万元,调解成功率100%。数字很简单却很惊人,这里面饱含着老钱大量的工作热情与艰辛。尤其是调解成功率 100%,简直让人不可思议!这么强大的底气和能量,老钱是怎么做到的,他有哪些法宝呢?

  秉公办事,一身正气;谢绝送礼,一尘不染

  “东边也是佛,西边也是佛”。看人看事、对人对物都要坚持两分法和公平、公道、公理。在这8年的调解矛盾纠纷工作中,老钱恪守“三公”原则,即公平、公开、公正。调解纠纷的过程及结果,都透明于阳光之下。还有自己约定的“当事人四个一样”:即熟悉与不熟悉一个样,干部与群众一个样、外地人与本地人一个样、单位与个人一个样。简单说就是对调解的双方当事人“一视同仁”,“不帮和尚、不帮尼姑”,都得依规按章办事。

  有一次,本村一位企业董事长的妻子,不慎开车撞死了一个在萧山收破铜烂铁的安徽阜阳人。事故发生后,这位肇事者就赶到调解室对老钱说,撞死的是外地人,在赔偿方面要请他帮帮忙。老钱一面安抚肇事者的情绪,一面耐心认真地对她说:“调解纠纷要出于公心,不分本地人、外地人。如果我调解不公正,那么就对不起老百姓的信任。”

  老钱在处理这一起交通死亡事故上,按照交通肇事的有关法律法规,对死者进行了合理合法的赔偿——共赔偿死者家属558000元人民币,双方对成功调解这起死亡交通事件都心服口服。

  谢绝送礼也成了老钱不成文的规矩,谁要想送礼,不管人前人后,老钱都是“铁将军把门”。2014年2月本镇曙光村高某在做水电工时意外死亡,经过调解,赔偿死者家属70万元。调解结束后,赔偿方(也是一位企业董事长)拿出1万元人民币塞给钱关林,老钱当场谢绝说:“我没有收礼的习惯,尤其是这时候收礼,这就破了在调解中的规矩。”说完立马把钱又放回送礼人的包里,见老钱一脸的严肃,这位才总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当事人为了想在调解上得到“照顾”,往往会来一些礼物以“表示表示”。而老钱一见到来送礼的,就会板起脸孔:“你要想叫我处理这件纠纷,就赶快收回去!”渐渐地人们都知道了这个铁定的规矩,当事人心里除了敬佩,就在调解中尽量配合老钱的工作。

  在过去8年里,老钱拒绝送钱款、物品等,价值共计人民币62000多元。

  深入调查,心中有数;疑难杂症,迎刃而解

  100%的成功率的确有点“神”,我在消费投诉工作中有体会,有80%的成功率就不错了。如果当事人双方的要求距离过大,那么就没法调解。那老钱是怎么做到的呢?

  有些纠纷是“打不得官司告不得状”。有个案例颇具代表性:2016年,在G20峰会召开期间,为维护和确保本地社会安定稳定,党湾镇党委、政府将一件六年未决的矛盾纠纷交给了钱关林工作室,这可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矛盾的双方当事人傅某与陈某,为建造厂房而引起了纠纷。为此,傅某上访了6年,迟迟没有得到解决。恼火之际,傅某用拖拉机拉来3车泥巴,堆积在陈某的厂房门口,同时把村级道路也堵住了,严重影响了村民们的出入交通。镇政府要求有关部门进行调解,可双方积怨甚深,调解了十几次都没有成功。

  这一堆泥巴就像一只拦路虎,硬生生地把道路堵上了。于是镇领导想到了钱关林,“景阳冈上有老虎,得请武松”啊!老钱对我说:“接到这个任务,我也没有把握,但这是领导对我的信任,总得要想办法解决。”

  “一张嘴难说两家话”。门坎子不好迈啊!调解果真有难度,老钱与两位当事人碰头一聊,他们犟得就像一头牛,都一口咬定,没得商量!

  就算撞上了南墙,老钱还是“知难而进”。了解到傅某有位30年知交的朋友,他的话能听。于是老钱想方设法找到了这位朋友,通过这位朋友,连续7次做傅某的思想工作,在老钱的调解下,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打动了傅某的铁石心肠,双方握手言和,达成了约定协议书,解开了整整6年的怨恨之结 !

  “一壶难装两样酒”,老钱确实功夫了得,什么疑难杂症,到他这里都能“迎刃而解”。所以人们都说,哪怕双方的纠纷闹得再凶,只要“沙地老娘舅”出面,事情马上就可以摆平!

  老钱听了笑着摆摆手说:“我哪有这个本事?都是要事先通过了解、摸底的,分析后找到解决的方法,等到双方来了工作室,调解就好解决了。”

  2015年有一起砍竹事件——红界村陈某砍掉了邻组凌某的竹园30多枝竹,说是挡住了他家的风水。陈某把这事告到了萧山法院,要求赔偿3万元。萧山法院的法官与陈某说:“你们先去找找老钱,他会处理好的。”当时镇领导也交代要马上解决,老钱接受了任务,对当事人双方进行了协调,每枝竹以比铁耙柄高出5元的价钱,另外加上误工费,共计1300元,由陈某赔偿给凌某,最后双方在赔偿协议书上签字认可。

  在桌面上看看调解很简单,三言两语就解决了。其实老钱为此事足足奔波了2天,他了解真实情况,衡量赔偿价格,与当事人分析利弊等。真是“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由于“一竿子插到底”,把思想工作做通了,待双方愿意调解,到工作室坐下一谈就顺风顺水了。

  业务精湛,作风踏实;苦干巧干,坚韧不拔

  有一块“一级人民调解员 浙江省司法厅监制”的金字牌子,放在老钱的办公桌上,格外引人注目。老钱告诉,这块牌子可要经过一道道严格考核,是2017年由省司法厅颁发的;一级调解员的级别是最高的,人数不多,二级调解员就多一些。由此可见,老钱的调解业务能力是实打实的。

  老钱在乡镇当司法调解员一干就是30年,退休后干的还是老本行,对司法调解有着深厚扎实的业务基础。他熟悉掌握相关法律法规,在调解民事纠纷中加以灵活运用。所以在调解形形色色的民事纠纷时,就像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

  如果说高超的业务能力是解决各类纠纷的有力手段,那么吃苦耐劳的精神就是化解矛盾的得力神器。

  正因为老钱具备过硬的两手“武器”,就像鸟之双翼,展翅才能高飞,才有了100%的调解成功率。

  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治理有效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民事调解看似平凡小事,却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防线。有一次消息传来:萧山东片地区最大的某教会领头沈某,本镇团结村人,要搞500人的大型集会。2016年9月4日是星期日,也正逢G20峰会召开的第一天,村干部多次上门做沈某的思想工作,要他停止集会。沈某不但不听劝告,反而破口大骂,拒不执行。镇党委得知此情况,赶紧组织有关部门商讨如何阻止沈某这次集会。会议最后决定请老钱出马。俗话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老钱接到任务,只身来到沈家,先和沈某拉家常,称赞他以往在拆迁工作中的积极表现。话匣子一打开,老钱便聊起了G20峰会召开要确保安全的重要性,在这期间要停止一切集会活动;同时与他分析利弊,说明任何人离开了组织,什么事都难以办成。通过一番耐心细致的劝说,沈某的榆木疙瘩终于解开了,成功阻止了这次集会的发生。

  有道是“直钩钓不了鱼”。“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工作方法,是老钱调解民事纠纷的一把有效钥匙。

  2018年7月的一天,杭州市属某公司进行机械设备更新、人员调整。被解雇的向某一时想不通,从车间二楼的平台跳楼自杀,造成双脚残疾。向某及其家人要求公司赔偿70万元,同时纠集老乡亲属20余人,到公司吵闹,时间长达6个多月。职能部门多次出面调解,总是“无功而返”。公司董事长于是想到了钱关林,便请“诸葛亮出山”。

  老钱接受了这一“烫手山芋”,首先了解事实真相,从伤者与家属为切入口。老钱以法律为准绳,法制观念做开导,细致入微地做伤者与家属的思想工作,并向他们说明:自杀行为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公司设备更新、人员调整是正常的经营行为,应该服从而不该走绝路。法律对自杀行为没有赔偿规定,只是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补偿。

  如何进行补偿,补偿金额是多少?老钱与伤者及家属先后经过了6次商议;同时,老钱也与公司做了沟通工作,请公司给予合理补偿。老钱给双方做了卓有成效的思想工作,最终达成公司给伤者补偿款20万元人民币协议,双方在调解书上签了字。

  访谈中我好奇地问老钱:“在处理这些难题纠纷,是不是要有些秘诀 窍门?”老钱坦诚地告诉我:“碰到有难度的纠纷,我们的调解就放在晚上。”老钱见我有些疑惑,就解释道:“晚上比较安静,干扰少,能让当事人双方静下心来,容易解决纠纷。一般调解到深夜12时或凌晨1时解决的为多,难度大的要持续到第二天早晨。特别是死亡事故的纠纷处理,要几个晚上连续作战才能拿下。如某集团一个有限公司的火灾死亡事故,让双方当事人坐下来调解,连续6个晚上的通宵达旦,才把这起死亡纠纷处理完毕。”

  啊,我简直惊呆了!头脑中突然不恰当地冒出来“熬鹰”两离,少数民族牧民驯服猎鹰,就是连续几天几夜与猎鹰对视,最后使猎鹰低头屈服,这是对猎人在精神、意志上极大的考验。

  在处理100多起死亡纠纷的过程中,老钱也有点像猎人,要经受“熬”的考验。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就是调解100%成功率的诀窍吧!

  预防为先,建章立册;培养新人,壮大队伍

  矛盾纠纷的激化,往往有一个发展的过程,要把它消灭在始发的萌芽阶段,才能维护好社会的和谐稳定。老钱领导的工作室做出了许多行之有效、富有创新的举措。

  在党湾镇建立了预防矛盾纠纷的调解信息网络体系,各村都有调解委员会,配备调解员和信息员。他们起着“顺风耳”“千里眼”的作用,一有风吹草动,调解委员会可以做出快速反应。

  帮助各村的调解委员会摸清一些干扰社会和谐的因素,如对政府部门有不满、对抗情绪的人员,经常信访、容易产生矛盾激化的人员等,进行排查建档立卡,作为重点关注对象,经常予以走访了解。

  老钱还重视培养新生力量,让他们挑起担子来。老钱咧嘴笑着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也差不多了。没几年好干了,要培养年轻人接班。”他接着说:“2016、2017年分别收了4名徒弟,还正儿八经地举行了收徒仪式。这8位徒弟都是村级调解主任,年轻有朝气。每个月进行一次业务培训,有些纠纷调解的现场,我就叫他们一起参加,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

  老钱说了一句老话:“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为了抓好基础工作,他于2014年用了4个月的时间,走访了18个村社区,对党湾镇12498户家庭进行摸底调查,了解其家庭、婚姻、邻里关系的情况,并对承包土地、农民建房、赡养老人、债权债务等方面进行了排查,为此一共编纂了112本《党湾镇村(社区)矛盾纠纷管理手册》,真正做到了底子清、情况明。

  为了把工作落实到细处,老钱又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家庭和谐协调员。这又是一个新名词,老钱见我好奇就解释说:“就是每个家庭中选出一名和谐协调员,家庭有党员的由党员担任,没有党员由年轻团员担任。邻里之间如果发生纠纷,先由家庭里的和谐协调员出面调解。”据2018年统计,党湾镇矛盾纠纷减少了40%,可见效果还是挺明显的。

  老钱边说边从文件柜里拿出《预防矛盾纠纷管理手册》和《家庭和睦协调员台账》,硬面精装本,庄重而厚实。捧起这两本厚重的本子,我心里沉甸甸的。这不仅仅是一些文字与数字的组合,而且是老钱他们对社会和谐付出的艰辛努力与心血结晶,或者说是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下产生的创新成果。有了这两本手册(台账),就等于夯实了党湾镇和谐安定的基础。

  为了确保社会的安定,“维稳”成了重中之重。党湾镇荣获了中国建筑名镇、全国文明镇、国家级生态镇、浙江省卫生镇、浙江省教育强镇、浙江省文化强镇等荣誉称号。尤其是2008年获得的“中国建筑名镇”,是全国首个也是唯一的金字招牌。党湾镇10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搞建筑业的,年创建筑业产值600多亿元。这些荣誉称号的创立,要有赖于一个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以老钱领头的工作室为党湾镇化解各类矛盾纠纷,实际上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老钱还向我透露,在外打拼发展的建筑业老板(董事长)是调解关注的重点。他们的家庭与老人、孩子在党湾,要保证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能安心、放心在外面(社会)创造财富,这样才能够反哺家乡,为乡村振兴做出新贡献。

  走出党湾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钱关林工作室,我想起了我省著名的“枫桥经验”。毛主席当年批示学习推广 “枫桥经验”已经有55周年了,习近平总书记批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也有15年了。枫桥经验的要点,是社会调解优先,着力从源头上预防矛盾纠纷,降低纠纷诉讼率,还有“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的经验等。学习和传承“枫桥经验”,党湾镇不仅有了出色表现,而且还有进一步的创新与升华。

  浙江省近年来在统筹推进乡村治理现代化中,积极探索乡村治理创新,大力构建自治、法治、德治“三结合”治理体系。钱关林工作室就是其中的一大创新,其作用是等于把司法服务送到了家门口,就地化解农村承包、邻里纠纷等矛盾,有效转化刑事案件及破坏“维稳”的疑难纠纷,把触角延伸到社会治理的每个神经末梢。

  近日《杭州日报》新闻报道:本市有2000名律师要组织学习调解知识,充分掌握运用调解优先的原则,改变“打赢了官司,输掉了亲情”的这种状况。可见调解对社会和谐、家庭和睦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是创建良好乡村善治之路的重要一环。

  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中,就有“健全乡村矛盾纠纷调处化解机制”的条款,强调倡导“枫桥经验”,健全人民调解员队伍,加强人民调解工作,完善调解、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诉讼等有机衔接、相互协调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

  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新时代的一大要务,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进一步重视和完善民事纠纷调解机制显得十分迫切。钱关林他带领的工作室,以100%的调解成功率,为我们树立了标杆式的样板。

  (作者陈继生,为浙江省杂文学会创联部主任、大型知青文集《浙兵岁月》执行副主编)


作者:  编辑:楼晶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