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湾网 > 镇街博览 > 名人名胜 > 正文

【乡贤·风采录②】一个不懈追求真理的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王凤贤纪事

更新时间:2020-05-07 14:45:27    内容来源:   

  编者按

  为深入挖掘乡贤文化精神内涵,弘扬乡贤文化时代价值,浙江省首部集中撰写乡贤的主题文集《初心——杭州党湾乡贤风采录》已在党湾首发。现依托“萧山党湾”微信公众号全景式呈现党湾乡贤成长成才、创业创新中闯荡人生的艰辛曲折和回馈家乡的桑梓之情。

  第二期

  { 王凤贤 }

  一个不懈追求真理的人

【乡贤·风采录②】一个不懈追求真理的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原院长王凤贤纪事

  乡贤名片<<<

  王凤贤(1929—2019),萧山区党湾镇德北村人。1949年2月参加革命,同年3月入党。曾先后任教于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浙江分校、浙江行政学院、浙江省委党校、杭州大学,讲授哲学和马列理论。1978年参与筹建浙江省社会科学研究所(今省社会科学院),1989年2月任省社科院党委副书记、院长至1996年离休。晚年研究王阳明学说和浙东学派。一生著书立说,成果斐然。

  一个不懈追求真理的人

  2019年3月27日一早,来自浙江省社科界、高校、逝者家乡的领导和代表及亲朋好友100多人,聚集在杭州殡仪馆,沉痛悼念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博学睿智的学术老人——从萧山党湾镇沙地田野走上中国哲学和伦理学学术殿堂、享年91岁的王凤贤。

  浙江省社科院给予《王凤贤同志生平》的评价是:“他勇于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探索真理,以极大的政治热忱和理论勇气,积极投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他为人正直、坚持原则、大公无私、清正廉洁、工作严谨、实事求是、光明磊落,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为繁荣发展我省哲学社会科学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逝世是我省哲学社会科学战线的一大损失。”

  在吊唁现场和逝者单位、家乡人的心中,往事并不如烟……

  从革命实践者到理论工作者

  1929年7月6日,王凤贤出生在今属杭州市萧山区党湾镇德北村的一户农民家庭里,他是父亲王关甫与母亲石氏8个儿女中的第三子,又名“志贤”,小时亦叫“阿贤”。一个“贤”字道尽父母对他“见贤思齐”的冀盼。

  党湾地处钱塘江汇入浩瀚东海的喇叭口南岸,百年前曾汪洋一片,随着潮水退却和泥沙淤积,方才鬼斧神工地形成名曰“党湾”的沙土泥地。最早的一批子民迁自附近的绍兴,王凤贤祖上亦是。生养他的德北村在 20 世纪 90年代乡镇撤扩并前属梅西乡,所谓“梅西”,语出绍兴的梅山。

  王凤贤家虽为普通农民,他自小也到屋东面的盛陵湾摸鱼捉蟹、种菜摘棉、栽稻割麦、抗旱排涝,但却根系明代赫赫有名的王阳明。照家谱排,他是王阳明的第17世孙。他晚年研究阳明学说出了大名,便有日本同行问他可是王阳明后裔?他回答不是。谁知几年后堂兄过世,整理出秘藏的族谱,才知道王凤贤还真是王阳明后人。

  ▲王凤贤与妻子朱瑞英结婚照(上)王凤贤儿女幼年照(下)

  好在父亲有文化,且有先祖遗泽,没叫小凤贤在种田的道上走到底。到他上学年龄,父亲便送他进了私塾。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在15里路外的甘义中心小学跳读五年级。第二年(1946年),他考进绍兴县立初中的公费生。谁料第三年他正待学业精进,父亲却患肺病不治撒手尘寰,他因此失学。好在大姐资助,得以复读。1948 年春,他插班考入绍兴钱清镇上的私立浙光中学,读高中二年级。

  浙光中学的校长是浙江省的中国民主同盟组织创始人沈肃文,他在学校开展秘密革命活动并培养进步青年。19 岁的王凤贤如饮甘露,接受了沈校长反帝反蒋的思想教育。1949年春节期间,未满20岁的王凤贤在沈校长的引导下,于正月最后一天,与同学王诚、骆熙鸿从钱塘江对岸的杭州南星桥码头坐船到诸暨的三江口上岸,再步行到枫桥,秘密进入会稽山浙东游击区,投奔中国人民解放军浙东游击纵队二支队参加革命。该支队行政上属枫桥区民运工作队,主要任务是宣传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发动民众抗丁抗粮,组织成立农民协会,策应革命。

  1949年3月,王凤贤通过队长屠葆华和中共诸暨县工委书记邵鸣的介绍,光荣入党。又过了7个月,新中国成立,他当上枫桥区政府文教助理兼东一乡乡长、乡土改工作队副队长,开始做党的农村工作。

  1951年,党的理论教育大门忽然向王凤贤开启——

  这年3月,组织上将他从农村土地改革运动第一线召回,送他到坐落于杭州六和塔下的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浙江分校脱产学习。他进的是被称为“政治理论班”的该校一部一班——这是他从事党的理论战线工作的第一步。一年学习期满,他因品学兼优被留校,当上了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浙江分校的班级兼部里的组织干事。学习期间和留校以后,他系统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努力钻研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学习用马列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实践。

  正如荀子之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没想到,当时地方党组织的一个偶然之举,竟然哺育出一个后来闻名全浙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名动全国的中国文化史家。在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浙江分校工作了 5 年,1957 年 2 月至 8 月,王凤贤有幸被保送北京中共中央高级党校理论部哲学班学习。半年学习时间,他先后听了校长杨献珍讲授的马列经典著作领读课,听了延安时期以一本《大众哲学》名震天下的哲学家艾思奇开设的西方哲学史讲座,听了资深教授孙定国、陈仲平等的有关马克思主义体系的课程。其间,他用不多的积蓄买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和《列宁全集》,还自学了德国古典哲学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最难忘的是 1957 年 6 月 20 日,毛泽东、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党中央领导同志还在中南海怀仁堂前的草坪上,亲切接见了王凤贤等中央高级党校即将毕业的学员。

  “毛主席和我们在一起!”这更加激励了王凤贤立志一生奉献党的理论和教育事业的信心和决心。

  然而,不巧的是时代的需要与他的愿望相反。20 世纪五六十年代,他虽名曰“浙江省委党校教师”(其间也任杭州大学政治系、哲学系教员),却鲜有机会“大块假我以文章”,而是老被下放农村,不是干农活,就是搞“社教”“四清”等运动,大好的青春年华和研究理想都在少有历史进步效应的政治车轮中碾过了。

  从参与真理标准讨论到创建浙江省社科院

  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总算熬过来了,但“两个凡是”等“文革”遗风犹在,这对党中央提出要把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上来的战略部署形成阻力。

  1978年,南京有一位名叫胡福明的哲学教师写了一篇文章投给《光明日报》,被总编辑杨西光改标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在5月11日该报头版上。没想到,这一下子引发了举国上下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浙江也不例外。

  刚于上月由省委宣传部学习室干部被任命为“浙江省社会科学研究所”筹建领导小组成员的王凤贤,敏锐地发现在浙江对真理标准问题存在不同认识,这亟需统一、亟需解放思想,否则影响我省扫除“文革”遗风,不能甩开膀子搞“四个现代化”。

  7月初,王凤贤先是与人合作整理了我省宣传和理论界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会议纪要,用省委宣传部简报形式发出,强调只有恢复我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通过实践去检验真理,才能冲破“四人帮”设置的种种理论禁区,方可激励干部群众放心大胆投身现代化建设实践。

  7月中旬,王凤贤等三人参加了北京全国社科院哲学所举办的“理论与实践问题”讨论会,王凤贤率先汇报了浙江开展讨论的情况,引发关注。回到杭州,王凤贤等在省人民大会堂向干部、群众传达全国讨论的情况。

  9月,省委常委会围绕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进行讨论,提出要以实践第一的观点来检验新中国成立以来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敢于从实际出发,去解决新的历史条件下出现的各种新问题。王凤贤当即将省委领导讨论情况整理成新闻报道,马上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双双发表。

  1979 年1月18日至4月3日,党中央在北京召开理论工作务虚会,旨在分清理论是非,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会议第二阶段,扩大了与会人员范围,浙江增加6名代表,其中有王凤贤。3月30日,邓小平亲自到会做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重要讲话。王凤贤结合实际,在大组讨论时,鲜明地反对了曾被领袖充分肯定并且亲身使用过的“大字报”,指出其存在“六不利”。他的发言即被会议专门编发了一期简报。

  战斗更犹酣。从北京亲历堪称全国最高级别的理论工作会议回杭后,王凤贤和省社科所筹备领导小组的同志又不辞辛苦、马不停蹄,巡回全省开展报告讲座活动。那个时候,人们的思想被“左”的思想和理论禁锢久矣,都渴望“让思想冲破牢笼”,以至于王凤贤与讲师们每到一地,大礼堂里座无虚席,万人工厂杭州钢铁厂的许多青年工人连烟尘来不及洗刷,就穿着帆布服来听讲。

  望着一张张求真知、追真理的脸庞,王凤贤感到一种沉甸甸的使命和责任:哪怕是自己“零落成泥碾作尘”,也要把管用的正确理论成果和中华传统文化精华传导给人民,让老百姓衣食足后脑袋足。

  现在早已成为省委、省政府“智库”的浙江省社科院,上溯40年可是一张白纸,既没有编制也没有人头。“每遇大事可问谁?”省委、省政府领导决策需有“智囊”的依托。

  1978年4月,省委顺应发展需要和社科界人士提议,抽调时任省委理论辅导组和省委宣传部干部的王凤贤等人,筹建浙江省社会科学研究所,筹建领导小组组长是时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商景才,王凤贤是组里一个办实事的组员。

  筹建伊始,恰逢全国真理标准大讨论。王凤贤便以此为抓手,充分借助领导和干部群众迸发出来的理论兴趣和学习热潮,用心推进建所工作。

  ▲王凤贤担任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时留影

  1978年8月25日,真理标准讨论热潮掀起,刚满3个月,筹建领导小组就向省委提交报告,建议召开全省理论与实践问题讨论会。经省委同意,这个会议于10月5日至12日在杭州召开,时任省委第一书记铁瑛到会做报告,到会的省和杭州市干部近2000人。孕育中的省社科所一炮打响。

  在王凤贤等人提议争取下,呼之欲出的浙江省社会科学研究所,被省委领导确定放在省府大院新落成的2号楼,与省政府序列的省人事厅、劳动厅、城乡建设厅等机构同楼办公。

  1980年2月,浙江省社会科学研究所正式成立。王凤贤被任命为党委委员兼办公室主任。过了一年,他被提升为副所长,又过了两年,他被评为副研究员。1984年3 月,“所”升格成“院”,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宣告成立,王凤贤被任命为该院与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的联合党委副书记。

  应该说,这是一个浙江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期,一大批学术英才和青年才俊从高校和基层充实进来,有的甚至是从工厂和农村一步登天到省会,正式从事自己梦寐以求的理论学术研究。王凤贤慧眼识珠,不拘一格,唯才是举,很快又建起文学所、哲学所、历史所、法学所、情报所、图书馆和《浙江学刊》等院属部门。1989年2月,王凤贤顺理成章地被省委任命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院党委副书记,主持院政达6年。

  王凤贤有了主政实权,奉迎的人也随即来了。当时80年代,院里两次建造宿舍,王凤贤虽家庭住房紧张,却为照顾新进人员尽快安家没有申请分房。直到1990年,省级机关事务管理局才分了一套住房给他。装修时,他委托了一家当时挂靠院里的装饰公司,讲好钱照算。但装修完成后,对方却只收2000元钱,王凤贤说肯定不止这点钱,一定要实算。对方这才拿来全部发票,一算要4000多元,他照实全部支付。有一年春节,又是这家公司,邀请院领导参加年终汇报会。饭后,公司一员工给王凤贤一只信封,他拆开一看,里面有一张贺年卡和一笔礼金。他收下了贺年卡,坚决退回了礼金。

  这是他一贯的做法。他说过:古今往来,凡学人智者罕有富翁;我坚守清白为贵,决不见利忘义。

  从普及马列理论到弘扬中国伦理学说

  王阳明(1472—1529),浙江余姚人,字伯安、名守仁,因曾隐居会稽阳明洞,创办过阳明书院,又号“阳明”。他28岁中进士,历任知县、刑部主事、兵部主事、吏部主事、左佥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等官职,是影响巨大的“心学”集大成者。他不但精通儒释道各家学说,更奇的是还能统兵打仗,实为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然而,在中国大陆学术界,新中国成立以来很长时间曾全盘否定了他,原因就是其学说“唯心”而不“唯物”。20 世纪70年代末,伴随着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开展,思想解放运动自上而下地发起,王阳明故乡——浙江的学者首先突破“禁区”,开展王阳明学说研究,其中最瞩目者,就是王凤贤。

  说来也巧合,王凤贤是王阳明的第17代孙。不过他投入阳明学研究时并不知是其后裔,甚至日本同行好奇地发问,他都老老实实地否认。后来是家乡党湾的一个堂兄去世,其秘藏的一本族谱现世,王凤贤才知道家世渊源。

  王凤贤先是与同事沈善洪(后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杭州大学校长)一起研读了《王文成公全书》,合撰了《王阳明哲学研究》一书,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与此同时,他俩又合作在《哲学研究》《中国哲学》等名刊上发表有关王阳明的学术研究文章,提出了阳明心学古为今用的问题和路径,并特别指出王阳明“知行合一”的论断,提倡言行一致,笃实躬行,即使在当今新时代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此后,王凤贤又将学术研究的重点转向中国伦理学说史,此为省社科院“八五”期间规划的重点研究课题。王凤贤虽为院领导,却不惮其忙,亲自担纲。他和沈善洪教授合著的《中国伦理学说史》上卷,于1985年4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但下卷却因沈教授调任杭州大学校长后工作太忙而迟迟不能问世。王凤贤在征得沈善洪同意后,硬是不顾自己身为省社科院副院长的繁忙,见缝插针、焚膏继晷,终于写出《中国伦理学说史》下卷,于1988年11月出版,以飨读者。进入21世纪,国家级出版机构人民出版社看中此著,想要再版,王凤贤主笔又进行必要修改,以新的书名《中国伦理思想史》分作上、中、下三卷出版,没料想销量很好,前后印了两次,共5000册行世。作为一部纯学术著作,历经20年重版并销此数,证明其分量确实很重。

  “人的天职在勇于探索真理。”着眼古为今用和弘扬中华国粹,继王凤贤开新时期阳明学说研究风气之先,浙江多地亦积极响应,王凤贤皆热心助推。1980年和1981年,华东地区宋明理学讨论会和全国宋明理学讨论会均在杭州召开。作为阳明故里的余姚县(现为县级市),也在王凤贤策助下,主办了全国性的王阳明学说研讨会,一时少长咸集、群贤毕至;又独办“阳明学国际研讨会”,来自国内和美国、日本的学者集聚一堂,纷寻阳明之遗踪、论守仁之风流。王凤贤发端的王阳明学术研究开始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王阳明研究还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1986年,日本著名汉学家、九州大学王阳明研究专家冈田武彦教授首次率领一批日本学者来浙考察王阳明遗迹。鉴于王阳明当年曾在中国多地为官,冈田教授还建议组织中日两国学者组成王阳明遗迹考察团,进行联合考察。从1986年到1995年,由王凤贤担任中方团长的“中日联合王阳明遗迹考察团”,前后进行了6次考察活动,持续时间近10年,行程 2万余公里,足迹横跨华夏大地八省一市;活动先后有 100多位中日学者参与,堪称两国文化交流史上的一项盛举。其后,日本友人热诚捐资重建我省绍兴县(现柯桥区)王阳明墓和江西青龙铺的王阳明逝世处,直接推动了当地的文化旅游发展。

  浙江后学亦积极跟进。由王凤贤、沈善洪作序,浙江省社科院哲学所吴光、钱明、董平等编校的《王阳明全集》上、下册,1992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浙江学者还发表了不少王阳明学说的研究文章和著作。时至今日,“阳明学”研究已成浙江哲学社科领域一道令中外学界瞩目的风景。

  “志不强者智不达。”王凤贤由王阳明学说研究始,继而生发对浙东学派的学术研究。他在繁忙的社科行政之余,不懈思研,勤奋笔耕,写出了《浙东学派研究》一书,较早明指了明末清初余姚籍思想家、经学家、教育家黄宗羲学说的现实意义。他认为,黄宗羲提出“天下为主,君为客”的民主理念,“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的思想观点,以及以“天下之法”取代皇帝的“一家之法”,从而限制君权,保证人民基本权利的政治主张,实可资政治国,时至当代仍有极其重要意义。

  ▲王凤贤一生著作等身

  王凤贤在省社科院主政期间,大力推动浙江社科界与日本、韩国、美国、马来西亚及中国台湾、香港地区开展学术交流。1996年离休后,仍坚持从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和以阳明学为主的浙东学派学术研究工作,“廉颇虽老”,却仍笔耕不辍,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传统伦理思想、浙江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倾注了毕生心血,真正达到了他生前立志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境界,并留下了等身的著作和精神财富。

  王凤贤始终不忘初心、报效桑梓。晚年耕耘于中国伦理学坛,也惠泽家乡杭州萧山党湾镇。在他驾鹤西归的前一年,2018年11月,得知镇政府要成立党湾乡贤联谊会,建设旨在推进乡风文明、激励后人奋发有为的乡贤事迹陈列馆,他竟然不顾90岁高龄,坚持要他侄子——知名非物质文化遗产萧山萝卜干制作传人、现为党湾八字桥酱菜厂厂长王跃泉开车,接他回故里参加相关会议。特别令镇领导和与会乡贤感动的是,他还在会上慨然捐赠2万元,以赞助镇委、镇政府这一文明建设之举。乡人知道,老人一生为文,除了工资外,不过有点稿费小收入,老夫人又于10年前先他而逝,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他拒绝镇领导的推辞,坚持表达对家乡“富了口袋,更要富脑袋”的殷切期望。

  奔腾吧,党湾!莫负了乡贤王凤贤!更莫负我们“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

  (作者为中共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机关纪委原委员、办公厅信访处原调研员,主任编辑,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作者:  编辑:楼晶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