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教育网 >  文学 > 

约定

[ 文学 ]    
2022
05-27
11:04

生命的长河,不经意的转弯,静静流过了平原。 ——题记

夏天嘛,总是有许多的遗憾,许多等不到的人,还有那来不及实现的梦想。或许我只是他们其中小小的一员。

那天,我只是像平时一样平静地走出家门,却遇到了那个叫我不敢忘的人。

“哟,这不是小沈嘛?稀客啊,你多久没来喝我的柠檬水了?还是老样子?”奶茶店的老板高声地叫着我。“嗯。王阿姨,这么久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年轻,一点没老,永远十八岁。”我笑着回答她。老板娘被我哄得乐开了花,当即就笑着站起来:“就你嘴甜。我给你做柠檬水去。”

王阿姨返回后台准备去了。我正低头系鞋带,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走了进来。他向四周望了望,没看见别人,就向我走来问道:“这位小姐,请问店员去哪里了?今天不营业了吗?”

我心想:这是一位有礼貌的人呢!但面上还是摆了摆手说:“没有没有,老板娘去后台给我做柠檬水去了,你可能需要稍微等一会儿。”他回答我:“谢谢。你好啊,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哲”,名字的意思是聪明而有智慧的人!”我愣了一下,朝江哲友好的笑了笑,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沈砚,原意是砚台,写毛笔字需要用到的文具。我想,我父母给我取这个名字可能是希望我的成绩好一点吧!”等我说完,他便笑笑握住了我的手。

这时,王阿姨从后台出来了,手中拿着我点的柠檬茶。她把柠檬茶递给我,又转过去问江哲要喝什么。江哲指了指我怀里的柠檬茶,笑着说:“和她一样的吧!”少年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纤细白皙,却又不显得瘦弱。我暗自思忖:这真是学习钢琴的好手啊!江哲关心的看了看我,问道:“你没事吧,有时间吗?去看我打篮球?”我回答道:“没事,走吧,去看你打篮球!”我和江哲一起来到篮球场,他脱下黑色的外套,露出火红的球衣,让我抱着外套,又把自己头上的棒球帽扣到我的头上。奔跑的少年像穿过了光阴,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我看着那个炽热的少年奔跑,抢球,投篮。一个个球进入那一小片天空,让人向往和追求。

一局终于打完,江哲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坐下看着别人打。突然,他把我头上的棒球帽往下一盖,宽大的帽子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把帽子戴回去,又转过头去问江哲,没想到他也看着我:“干嘛啊?莫名其妙的。”江哲一改以前的作风,一下子认真起来:“明天一起去新华书店写作业吧。”我答应他了:“嗯。”

第二天,我们都如约而至。江哲对我说:“沈砚,我。”他似乎说不下去了,又过了一会儿,他鼓起勇气对我说:“我要出国了,要去六年……”他不敢抬头看我。我轻轻的回答他:“虽然没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会等你回来的。”“好。”

“后来呢?六年后的那一天,你等到他了吗?”晴雾在我的身边问道。“后来?没有后来了,我等了他整整一天,但他始终没有出现。”我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棒球帽,这是七年前江哲送给我的。晴雾一脸莫名地看着我手中的棒球帽。“或许他没有忘记你,他赴约了,只是你们彼此没有看见对方。”

我愣住了,心中升起了一簇希望火苗,高兴地蹦起来:“你怎么知道的?”晴雾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边翻找着,一边对我说道:“一年前,江哲加了我的微信,一直询问你的学习生活。”我僵硬地坐在那里,想到了这一年收到的许多温暖——生日收到的陌生人礼物、亲切问候……

三号路依旧长的没有尽头,梧桐荫还是枝繁叶茂,骄阳似火,风过林梢,彼时我们正当年少。



来源:  

作者:进化镇中701班 沈思锜 指导老师 邵潮兴  

编辑:陈灿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