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网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国内 > 

下班用微信工作猝死算工伤吗?“花式”加班究竟是利是弊?

[ 国内 ]    
2022
08-09
16:40

职工居家线上加班,能否视为在“工作岗位”?

近日,广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的一起案件,引发关注。

视频来源:看看新闻Knews


男子下班后在家线上加班猝死

据了解,石某生前是广州市某贸易公司员工。2020年某工作日19时40分左右,石某在家中突发疾病倒地,120到场后宣告死亡。

图片

石某微信聊天记录显示:

事发当天下班回家后,其通过微信与同事、客户洽谈工作,其最后与同事“大宇”的聊天时间是19时22分;

当晚19时55分,石某所在的微信群的其他同事仍在继续回复工作内容。

石某的妻子田某向当地社保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社保局作出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对石某的死亡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视同工伤。田某不服,诉至法院。

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认为,石某于家中突发疾病时不属于工作时间,也不属于工作岗位,驳回田某的诉讼请求。田某不服,提起上诉。


法院二审:

石某符合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二审认为,石某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其经常下班后用微信回复工作信息。且结合田某同事的陈述,其与石某负责的工厂晚上都在生产,在生产过程中遇到问题都会互相联系,多年来一直如此。由此可见,石某回家后继续线上处理工作是常态。

具体到本案中,事发当晚石某最后推送工作微信的时间是19时22分,与其倒地时间19时40分,存在时间差,但考虑到突发疾病的发病到死亡有一个持续的过程,且19时22分后石某再未使用微信发出任何信息,故可以认定石某符合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

据此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社保局作出的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社保局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田某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图片

法院指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益完善,居家线上办公已经成为很多行业、领域的工作常态,在此期间发生人身伤害、伤亡的情况并不少见。

在法律未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二审法院准确把握立法本意,认定下班后居家线上办公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形应当视同工伤,维护了劳动者合法权益。


释疑:

居家线上办公要如何保存固定证据?

1、根据微信聊天记录,石某最后推送信息的时间是19时22分,而其被发现倒地的时间是19时40分,其有可能是在停止工作后才发病死亡的,对此,二审法院如何认定?

经办法官指出,在职工发病和死亡的时间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根据工伤认定倾向性保护职工合法权益的原则,应当作出有利于职工的推定。考虑到突发疾病的发病到死亡有一个持续的过程,且石某19时22分之后再未使用微信发出任何信息,故二审法院作出有利于石某的推定,认定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的。

2、结合本案,谈谈职工居家线上办公时要如何保存和固定证据?

经办法官指出,劳动者及其家属要有证据意识,保留居家办公期间的各种邮件、通话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短信记录等,一旦引起纠纷,某一项细微但关键的证据可能成为判决的重要依据。


其实类似的事情在近年来时有发生,“加班”已经成为年轻人口中频频抱怨的对象。


22岁女孩熬夜加班后猝死

日前,杭州一位女孩熬夜加班到凌晨四五点结果发生猝死,相关话题迅速冲上热搜,引发网友关注。

图片

7月8日,杭州一名刚毕业的22岁女孩惠惠(化名)在连续四五天熬夜加班后,在家休息时突发疾病,随后被送进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ICU抢救。7月26日,经过半个月的抢救,惠惠还是不幸离世了。据医院诊断,女孩可能是“心肌炎引起猝死”。

据极目新闻报道,7月28日,惠惠一位亲属徐女士告诉记者,他们是江西上饶人,惠惠住院后,老家前后有多位家属到杭州去探望照顾,因家属们各自都有工作,她则陪同惠惠爸爸一直在医院照看。

“惠惠爸爸已58岁,母亲也有50多岁,惠惠有个哥哥多年前出车祸去世,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徐女士说,惠惠父亲在老家医院做护工,母亲没有稳定工作,家中条件并不好,加上惠惠父亲年纪也大了,在医院办理缴费、测核酸等手续不太顺利,她13日便从老家赶到杭州,一直到26日惠惠离世。

图片

徐女士说,惠惠刚工作没多久,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网络运营工作,会经常加班熬夜。“我们在惠惠手机里看到,她曾有多次加班记录。”徐女士说,惠惠手机里安装了公司打卡的软件,相关信息显示,6月中旬到7月初,惠惠有多次加班记录,一般是晚上11时许开始,持续到次日凌晨4时甚至5时。

徐女士称,7月8日,惠惠就发现身体不舒服,向公司请了假去医院检查,朋友陪她去医院时,她就倒下了。“在去医院之前,惠惠就说过她很不舒服。”徐女士说,之前她就心悸、吃不下饭、喘不过气、也使不上力,当时她以为是中暑了,去医院看了中医,但没做心血管方面检查。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急诊科卢骁副主任医师在社交平台发视频介绍,“(惠惠)经常熬夜,每天熬夜到凌晨四五点钟,胸闷好几天了,她觉得自己年纪轻就挺着,在送来的路上心跳就停掉了。”惠惠亲属也介绍,惠惠生前曾告诉家人不要挣钱,她自己努力一点,把债还掉。

住院期间,公司打欠条支付了10万元。”徐女士说,家里没多少钱,通过线上筹款平台筹了10余万元,家里也借了不少钱用于惠惠治疗。

徐女士介绍,在医院陪伴惠惠的日子非常煎熬,从8日住进ICU后,惠惠一直昏迷,家人十分着急,后来她清醒过一次,惠惠爸爸一直安慰她,让她不要害怕,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抢救过来。

图片


官方发布最新通报:

企业用工管理存在不规范行为

@滨江人社 消息,7月29日,杭州滨江区人社局再通报网传“22岁女孩加班猝死”核查情况。

网传“22岁女孩加班猝死”,滨江区人社局第一时间介入调查。经核查,当事人徐某某2021年9月27目进入杭州慕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实习,2022年7月1日取得毕业证书后正式入职,从事直播运营工作。7月5日起因身体不适请假,7月8日到浙二医院滨江院区就诊并入院治疗,7月26日不幸去世。

经查,该企业日常工作时间为11:00- 20:00(午餐和晚餐各休息一小时),直播运营人员如夜间开展直播的,第二天给予同等时长补休。根据当事人请假前10天考勤记录,有6天存在夜间直播的情况,均已在第2天安排补休。虽然当事人在此期间每日工作时长未超过法定上限,但该企业在用工管理上存在不规范行为,将严肃查处,切实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

图片

天眼查APP显示,杭州慕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位于杭州滨江区,是上海慕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该总公司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中的简介称,慕克文化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飞速成长的高质量文化娱乐输出企业,定位于全娱乐文化领域发展。成立至今,慕克传媒迅速发展成百余人的大型团队,以华东地区上海为总部,并分别于杭州、成都、温州、昆明开设分公司。旗下签约众多网红/自媒体/艺人活跃于各大知名短视频、直播、社交媒体平台。目前,慕克传媒主营娱乐直播、美妆电商、MCN达人等七大业务板块,成功打造了一站式IP孵化营销体系、创新差异性主播孵化方案以及成熟的电商运营团队,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

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柴欣律师表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可以认定为工伤。本案的情况是否属于工伤要看是否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工作场所突发疾病,如果并非立即死亡,经过了抢救,还要看是否属于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况。如果是就属于工伤,反之,则不属于。此外,如果单位存在强制性加班,则也需对女孩的死亡承担一定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对此,部分网友表示感同身受,有过相似的经历,加班已经成为常态。

还有部分网友表示要引以为戒,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希望企业能严格遵守劳动法。


来源:综合广州日报、广东省总工会、@滨江人社、新闻晨报、极目新闻、潇湘晨报、新浪微博、网友评论等  

作者:  

编辑:蔡少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