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网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国内 > 

摆摊是一种态度!后备箱集市撬动夜经济 你逛过吗?

[ 国内 ]    
2022
06-21
11:09

假期催热“后备箱”里“烟火气”:“斜杠青年”向“悦己”而行-中新网

假期催热“后备箱”里“烟火气”:“斜杠青年”向“悦己”而行

假期催热“后备箱”里“烟火气”:“斜杠青年”向“悦己”而行-中新网

假期催热“后备箱”里“烟火气”:“斜杠青年”向“悦己”而行

图为西安一家“后备箱”酒馆。 张一辰 摄

“五一”假期,西安“90后”李晓把鲜花放入后备箱,驾车来到了位于西安建国门老菜场的“黑凤梨”集市,开启假期里的“练摊”生活。

在城市夜色中,以汽车“后备箱”为“店面”的“练摊”方式,吸引着大众的目光。他们“居无定所”,穿梭于西安的大街小巷,每一辆车的后备箱打开后都是“惊喜”,蛋糕、咖啡、鸡尾酒、花束、手作......在“后备箱”里,藏着不期而遇的“美好”。

从事平面设计行业的李晓,工作之余热爱花艺创作,甚至专门参加花艺培训班,来提升自己的技能。“平面设计与花艺创作有共通之处,我的花束是经过对鲜花的理解而制作,取悦自己的同时也希望得到他人的欣赏。”李晓坦言。

夜间经济作为城市经济的重要组成,既是一座城市活力、风貌的展现,也是激发城市消费升级的途径之一。近年,中国多省市陆续出台各类支持夜间经济发展之策,使其在扩大内需、促进消费、增加就业的同时,也迎来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明月升起,华灯初上,在西安的体育馆东路,一辆辆自驾车停放于路边,敞开的后备箱里“满载”年轻人的“梦想”。

“在这条充满年轻气息的街道,兼具‘潮流’与‘烟火气’的‘后备箱’也是一种分享生活的独特体验。”集市上“红酒摊”经营者于心的另一个身份是摄影师,她笑称,煮着红酒,吃着甜点,并用相机记录着生活中美好瞬间,这一切和谐又统一。

在“红酒摊”的隔壁,来“后备箱集市”买甜品的大学生张子媛表示,“假期里通过逛集市来感受生活里的烟火气,每个“后备箱”都像盲盒一样,打开前永远无法猜到会有什么惊喜。”“后备箱集市”所售卖的不仅是美食,更多是“最抚凡人心”的“小确幸”。

“在后备箱里卖咖啡,这样的方式新鲜又潮流。”许研供职于陕西一家国企,平时热爱咖啡文化,“下班之后,驾驶汽车载着‘梦想’,售卖亲手冲泡的咖啡,结识不同的朋友,赚钱与否不重要,快乐是第一。”

陕西省社科院专家王晓勇表示,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别于传统职场人“循规蹈矩”,开始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此举使其既拓宽了“就业版图”,也折射出年轻人接触新鲜事物的渠道更为多元化,也更乐意为“投己所好”而付出。

摆摊是一种态度!年轻人在“后备箱”建起社交圈

十几辆私家车一字排开,打开后备箱,缠一圈氛围灯,支起折叠桌椅,再挂起“blingbling”闪着光的摊位招牌。

准备好了吗?

后备箱市集这就开业了!

这个初夏,热热闹闹的后备箱市集点燃了夜生活的热情。当你还在好奇什么是“后备箱经济”的时候,它已经开到了你家门口,用一束花、一杯茶、一个气球为你打开了“新消费”的大门。这届年轻人怎么这么有生意头脑?他们说,这不仅是做生意,更是一种文化,一种生活态度。

生意:

小小后备箱撬动夜经济

夜晚十二点,城市的喧闹逐渐消退殆尽,此时的陈瑾刚刚忙完最后一个场地的收摊工作。“我本来是在上海开自媒体公司,年初偶然的机会在南京的五马渡拍了后备箱市集的视频,火了,随后又给一些比较有特色的车主做街头采访,在抖音上发布视频,热度都比较高。从那时候起就建立了七个粉丝群。”陈瑾告诉记者,随着深入了解,她注意到,由于后备箱市集存在占道经营、场地卫生等问题,很多车主找不到合适的地点出摊,为此她萌生了一个想法:能否去联系一些场地,组织车主们合规摆摊?

有规则必有门槛,经过陈瑾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努力,后备箱市集开始在一些商圈“站稳脚跟”,如今,陈瑾的车队已经有两百多位车主了。“所有加入车队的车主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核。”陈瑾介绍,为了保证车队的口碑与形象,他不仅要求车主提供营业执照、食品安全许可证、健康证等证件,甚至对后备箱的装饰、不同摊位的选品都有要求。“我们不是简单的摆摊卖东西,而是要把它做成一种文化。”

有趣的是,随着后备箱市集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形势已经从车主们需要场地,转变为场地需要车主们。

“我们商场提前向街道报备活动,邀请车队来摆摊。”前不久,后备箱市集开到了河西缤润汇门前的广场上。商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商圈冷清了不少,让车队在商场门口摆摊,利用后备箱市集的活力与烟火气吸引周边居民,是一件互利共赢的事。

不止商圈,不少景区、露营地也积极与车队接洽,大有“得后备箱者得客流”的意味。连消防员都忍不住来“蹭热度”——过去两周的周末,南京市消防支队把消防科普车开进五马渡后备箱市集,随爸妈来逛市集的小朋友们乖乖排起长队,只为体验一把举起消防栓的乐趣。

“后备箱市集是比较年轻、时尚的,与商圈、景区的调性一致,能够很好地为商圈、景区引流。”南京市商务局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处处长徐雪峰表示,商务局进行过摸底,“520”当天,五马渡后备箱市集生意最好的一家单车收入3000元。而市集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让车主们卖卖货,它引领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与消费方式,小小的后备箱撬动了南京夜经济的大市场。

生活:

年轻人在“后备箱”建起社交圈

陈瑾的车队品牌叫做“不误正夜”,她说,其中传达的含义是希望大家不浪费这样美好的夜晚。

早晨是企业职工、银行柜员,晚上就变成了调酒师、酷炫的机车爱好者,加入后备箱集市的车主遍布各行各业,有全职的,有兼职的,也有出于好奇和爱好来体验生活的年轻人或者学生群体。走在后备箱市集,汉堡热狗、钵仔糕、手打柠檬茶、可爱的宠物、啵啵鱼应有尽有,车主们各显神通,你会感觉仿佛是在参与一场热闹的聚会,这是一种充满感染力的快乐。

他们当中有很多全职的摊主原本就是有自己摊位或者开小店的,受疫情影响,店面客流量减少,通过后备箱集市慢慢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粉丝社群,收获了不错的效益。而通过交流,记者发现,更多的人是想通过后备箱集市展现或释放自己的“另一面”,而不单纯是“想盈利”。

“牛忙汉堡”的经营者李先生告诉记者,他原本是拍摄探店视频的美食博主,自己喜欢美食、喜欢后备箱文化,于是专门买了车来进行改装、设计,成为了一名“全职摊主”。“因为没有实体店面,减少了租金等成本压力,于是想专注做好质量。”李先生表示,从原料就开始严格把控,使用每天现做新鲜的汉堡肉饼,目前汉堡车每天大约能营收2000-3000元,除去人工和原材料成本,只有30%-40%的利润。”

同样出于爱好,“且为乐”咖啡摊主陈先生投入了20-30万来设计改装车、购买较顶级的咖啡器械、精心尝试挑选咖啡豆,“不求回本,我只是觉得这样很快乐,是人生中一种独特的体验。”陈先生的本职工作是经营一家汽车改装店,移动咖啡车成了他吸引同好的“招牌。还有2002年生在瑞士求学被困南京的米其林三星“调酒师”,有把画室带着跑、被颜料和涂鸦淹没的“地垫美少女”……在后备箱市集,“90后”和“00后”们找到了自己的社交文化圈,通过后备箱彰显自己的个性与态度,并通过新媒体引流,使人们从集市关注到个体,自此打开新消费的大门。

生命力:

监管保障后备箱永远“在路上”

去掉“后备箱”这个前缀,夜市、市集、摆摊等关键词,更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不规范、食品安全隐患、缺少监管等一系列负面问题。这些问题如何破解?在消费者产生顾虑之前,不少车队组织者已经先一步意识到这些问题。记者调查中发现,这届年轻人有着非常好自律意识——不少车队从组建之初就建立了自己的规章制度并慢慢完善。

同时,商务部门、街道社区、园区管委会也在发挥各自职能与优势,帮助后备箱车队接洽合适的场所,希望通过固定的场地、规范的管理来完善后备箱市集,共同为这种新兴起的消费模式创造良好环境。

“商务部门会要求商圈、景区、或者车队主理人对车主资质进行审核。”徐雪峰说,“有些后备箱车主有自己的实体店,相应地也有营业执照等证件,而有些车主是“兼职”的,这些车主可以参照景区的流动摊贩来管理,一般要求车主到社区申领健康证后上岗。

同时,徐雪峰表示,接下来,商务局将通过网络评选等形式,以正面典型引领、带动更多车主提升服务。商务局还将探索与市场监管局等部门联动,共同规范后备箱市集。

除了规章制度方面的保障,徐雪峰还告诉记者:“最近,我们还联合小红书发起后备箱文化培训。为有意愿的车主提供文化、传媒、营销类课程,将车主培养为内容创作者,实现双向引流,为后备箱市集的发展赋能。”

后备箱集市的AB面

狭长的道路两侧,各式各样的私家车一字排开,后备箱就是货架、商品展示区,放上咖啡、甜品、玩偶、鲜花,拉起店名横幅,挂上星星灯和装饰画,再摆上几把小桌椅,俨然一个微缩版商店。今年的城市夏夜,后备箱集市相当引人关注。然而,在“贩卖”人间烟火气的同时,这种新鲜的经营业态也考验着一座城市的管理智慧。

A面:“夜经济”的新可能

经营甜品工作室的郭霖是众多摊主中的一员。郭霖说,3月下旬在朋友圈看到后备箱集市的招募信息,几乎毫不犹豫地决定加入,“驾驶汽车载着‘梦想’,卖亲手做的甜品,结识不同的朋友,感受有活力的氛围,赚不赚钱不重要,快乐是第一。”

从4月开始,只要不下雨郭霖几乎天天出摊,跟着车队辗转南京各大商圈。“节假日顾客多,生意好做。”郭霖坦言,自己也没仔细算过这一个月来赚了多少,但微信里的顾客肉眼可见地增加着,又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练摊”伙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快乐。

和郭霖不同,拥有自己咖啡品牌“LONGBLACK”的老洪最初加入集市纯粹是想打发时间。3月,他加入五马渡车队,成了南京后备箱集市的首批成员。老洪认为,后备箱集市之所以能够成为“现象级”,一方面是因为出摊形式新颖、门槛不高,卖的食品多是半成品小吃,加工起来毫不费力;另一方面,他所在的车队目前不收摊位费,出摊的车主每晚只需要交50元的垃圾清理费,基本属于零成本出摊。

“不误正夜”后备箱集市发起人陈瑾表示,后备箱集市的形式灵活、机动性强,能吸引不同区域的车主参与。“后备箱集市拥有着美食、手办、文创等年轻人喜欢的元素,对城市烟火气的回归、消费潜力的释放都有积极影响。”

B面:新现象的监管困境

后备箱集市火爆的同时也引来不少争议。

专业人士指出,后备箱集市存在“多头监管”的难题:对城管部门而言,后备箱集市虽然是占道经营,但这些机动车占道的源头是违停,那么就应该由交管部门管;对交管部门而言,后备箱集市“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且他们现在找的地方不一定就是违停;对市场监管部门而言,他们负责的是场所固定的有门面的食品经营者,目前后备箱集市的本质是流动摊贩,食品安全只能靠摊主自觉。

事实上,食品恰是目前后备箱集市中占比最大的商品,食品安全不容忽视。《南京市食品摊贩备案管理办法》对食品摊贩“不在固定店铺从事食品销售或者现场制售的食品经营者”的经营条件、备案程序等做了详尽的规定。食品摊贩应当在经营场所(经营工具)显著位置悬挂公示卡、从业人员健康证明。该管理办法是否对后备箱集市同样适用?目前后备箱集市中的食品摊贩并未悬挂公示卡和健康证。

对此,南京五马渡后备箱企业策划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相周舟表示,目前她管理的车队中从事食品生产的摊主都有线下门店,有食品经营许可证和从业人员健康证明,没有相关证明的摊主是不能出摊的。此外,她还要求有油烟的车主出摊必须携带防油垫,且在结束时会统一安排大家收拾垃圾、打扫卫生。

但身处另一车队的老洪直言,自己车队中超过一半的车主没有线下门店,卖些小商品倒还好,可食品万一出了问题,不仅仅是消费者面临“投诉无门”的难题,对其他车主的声誉和整个后备箱集市圈子都会带来负面影响。“还是希望有相关部门出台一些规定,让我们照着改进,知道自己是合规的才能放心做。”

从B到A:规范化发展进行时

从4月下旬开始,南京市后备箱集市出摊地点开始有了变化,常常是在商业综合体门前的空地上,出现在路边与街头巷尾的频率越来越低。

“玄武区出台的应对疫情助企纾困稳定经济发展二十项举措中提到,要加强夜间及周末文旅市场联动,鼓励夜购、夜食、夜游等夜间消费,提供全时段、全流程文旅消费体验。”南京旅游集团国展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以“白天办展会、夜晚潮消费”为定位,国展中心在克服疫情影响推动展览有序恢复的同时,积极构建“夜经济”消费场景,先后打造了潮Space街区和阿尔法镇·科幻沉浸街区,而后备箱集市的形式与夜间潮消费的概念相符合。

陈瑾表示,目前后备箱集市还和许多商业综合体有合作,如建邺吾悦广场、雨花复地活力广场等,为摊主们提供了更加稳定安全的环境,让他们能够安心出摊,进而将精力更多地放在生产产品上,形成良性循环。

如何进一步规范后备箱集市的发展,帮助他们走得更快更远?

5月7日,南京市商务局邀约多位后备箱车队负责人、商业综合体相关负责人召开了一场座谈会。该局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处处长徐雪峰认为,后备箱集市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一个释放,不同于“地摊经济”,后备箱集市的人群年轻化,贩卖的也不再是商品,是感受生活的烟火气,让消费者体验潮玩的热闹。“所以我们从后备箱文化和IP化的角度出发,召开本次座谈会,希望能够帮助车队避免碰到防疫、合规监管的问题。下一步,我们计划打造一个合规的新型后备箱文化主题市集,为后备箱集市提供稳定可持续的场地。”

夜市、排档、后备箱集市......这些“夜经济”你打卡了么?

我们经常说起“人间烟火气”,哪里的烟火气最旺,夜市肯定是排名靠前的一个。入夏以来,随着疫情形势持续向好,各地的夜市也陆续恢复,夜购、夜娱、夜食的人流,让城市的夜晚焕发出勃勃生机。

华灯初上,霓虹闪亮,金华义乌的三挺路夜市,在腾腾的热气与香气中,迎来了一天中人气最旺的时刻。

在这家臭豆腐摊位,店主葛平柱正忙着招呼进进出出的食客。靠着独门手艺,一个晚上下来,他的小摊能有近千元的净收入。

如今的义乌,越来越国际化,三挺路夜市也成为很多新义乌人梦想启航的地方。据统计,夜市日均接待消费者1.5万人次,日均营业额约105万元。繁荣的“夜经济”也带动了周边商铺,新增的就业岗位多达上万个。

沈家门海鲜夜排档,是舟山旅游业的一张金名片,一到夜晚,这里灯火通明,慕名而来的品鲜客人,络绎不绝。

除了传统的夜市、夜排档,新业态新场景也不断涌现。在杭州富阳,挂上小铺名字,把灯画装饰上,汽车后备箱集市就开张了,成为年轻人自主创业的首选方式。在绍兴嵊州越剧小镇,各种灯光秀让景区游客量增加了5成以上,其中的《月下流萤 》,灯光效果与现场放飞的真正萤火虫一道,构成了一幅独特的美丽夜景。在湖州安吉蔓塘里自然村,夜幕下,灯光、露营、烧烤、热气球,这些年轻人喜欢的元素,让小山村成了不夜村。

夜经济的不断丰富与扩展,背后是利好政策的不断支持。2020年,面对疫情的冲击,浙江出台稳就业意见,其中明确,合理设定无固定经营场所摊贩管理模式,预留自由市场、摊点群等经营网点,提出16项提振消费举措,其中一项就是大力培育发展夜间经济,围绕夜游、夜娱、夜食、夜购、夜宿、夜健等主题特色,促进消费。培育15个以上夜间经济试点城市,打造一批特色鲜明、业态多元、亮丽美观的地标性夜经济生活集聚区。

点亮城市“夜经济”!后备箱集市兴起,有人一天赚900多元!你爱逛吗?

说起汽车后备箱,我们一般认为它是汽车的储物空间,但现在不少年轻人将它打造成了一个微缩版的商店。如今,这种“后备箱集市”陆续在多个城市出现,成了一种新型经营业态。

晚上七点,位于辽宁大连的一处游乐园的空地,逐渐热闹起来,几十辆私家车有序地停放在空地上,后备箱打开,缠一圈氛围灯,支起折叠桌椅,再挂起标新立异的摊位招牌,一家家微型店铺就张罗出来,一个后备箱集市也形成了。

辽宁大连消费者 张女士:这种形式非常喜欢,年轻人也挺多的,好吃的也非常多。

据了解,这个集市从今年5月底开始运营,每天从下午四点左右开始,一直到晚上九点半左右结束,从各种小吃、饮品、到一些玩具、创意手作,涉及很多品类。只要经过申请,符合相关资质,再缴纳几十元的摊位费就可以过来摆摊。

辽宁大连后备箱集市摊主 于晓颖:这个地儿离我上班的地方比较近,正好自己有个车也得利用上。

辽宁大连后备箱集市摊主 庄天宇:最多的一天(收入)是900多元,挺满意。

据了解,最近两个月,不光是在大连,在南京、青岛、重庆等国内多个城市都出现了这种成规模的后备箱集市。专门的场地、统一的管理,吸引了很多消费者来参与这样的新型消费场景。

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院长 荆林波:首先它是一种新的消费场景,满足了当下人们对烟火气、经济复苏的渴望,而且这种社交的体验满足了年轻人对新鲜的需求。

有人开跑车卖布偶赚零花钱 后备箱摆摊到底图的啥?-中新网

有人开跑车卖布偶赚零花钱 后备箱摆摊到底图的啥?

有人开跑车卖布偶赚零花钱 后备箱摆摊到底图的啥?-中新网

“出摊了!”

6月18日的郫都区袋鼠集夜市,十辆小汽车排成一行,汉堡、咖啡、鸡尾酒、提拉米苏、韩式方便面……摆满了不同车辆的后备箱,车窗、车顶被装饰得光彩夺目。极低的成本,通常一两千至两三万,便可以开启这样的创业之路。

更多的后备箱摊主,则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各种“竞品”之间竞争激烈,被一些摊主形容为就像“甄嬛传”。有人把后备箱摆摊当作是一种生活体验,有人则当成是赚外快的副业,还有的是为企业品牌引流。对于大部分摊主来说,则是创业起步的过渡,而非归宿。

车队

十辆车抱团摆摊

入驻夜市 每周摊位费300元

18日晚上8时许,记者来到袋鼠集夜市,沿着夜市走了近100米,见到了十辆小汽车组成的“后备箱集市”。每辆车不到两平方米的后备箱被塞得满满当当,车窗和车顶挂着光彩夺目的LED灯,面前的人行过道上弥漫着各种香气。

一辆橘黄色配白色涂装的五菱面包车,看起来颇有几分“嬉皮士风格面包车”的味道。车身上贴着“街头美食汉堡”的招牌,下方写着“100%当天牛肉现做”的标语。紧挨着的是一辆吉普SUV,一个黑色的小冰箱就占去了后备箱的一半,旁边摆着小蛋糕、布娃娃和气球。摊主主营甜品,口号为“恋爱哪有甜品甜,九种口味任性选”。

再往里走,还可以见到开在后备箱里的咖啡摊、奶茶摊、蛋糕摊、方便面摊等。记者咨询了其中两家,据称启动资金只花了一千多和两千多,创业成本极低。

一名摊主介绍,在后备箱摆摊的圈子里,多辆车一起摆被称为“车队”。能够抱团的关键因素是“不能是竞品”,不能产生激烈竞争。各摊主之间互帮互助,经常互相送东西吃。

夜市运营方袋鼠集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何娟告诉记者,前期他们招募了两个后备箱摊主并进行扶持,后来渐渐扩大到现在的规模。几名后备箱摊主告诉告诉记者,入驻夜市每周摊位费是300元,“这里人流量大、管理规范等,所以花这个钱是值得的。”

摊主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摆摊只是过渡,未来想开门店

一年前,原本在某教培机构当数学老师的小吴,辞去教职,学起了做甜品。她说,这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在自认对提拉米苏、麻薯球、千层蛋糕等甜品的制作方法比较“拿手”后,小吴约3个月前开着家里的宝马出摊了。“以前去西南交大门口摆过,但发现客流并不稳定。”小吴随后发现了袋鼠集夜市。“这里人流量还不错,便很快入驻了。”

启动资金只花了约两千元,主要用于购置一个烤箱和一堆进口奶油。挂在后备箱顶上的3个LED灯,是卖汉堡的摊主大哥借给她的。“店名”取得很简单直接:这有甜品。讲究氛围感的她,用小闪灯把后备箱绕了一圈。

18日22时许,记者见到小吴时,售价一块12元的两大盆子提拉米苏已卖得只剩一块。她准备把这最后一块送给旁边的摊主。

小吴每天午后开始做甜品,下午4点左右出摊,直到把当天做的全部卖完,便收工回家,回到家通常已是晚上12点左右。

在小吴看来,摆摊三月左右,她的生意挺顺利的,唯一的困难是太过劳累。旁边的摊主告诉记者,小吴说得“太谦虚”,其实后备箱摆摊常常要在阳光下暴晒,也会忍受让人瑟瑟发抖的寒风,“绝对不轻松”。

小吴告诉记者,目前她的收入每月一万余元,她希望攒够钱以后,开一个甜品门店。对于她来说,后备箱摆摊是一种过渡,而不是归宿。

生存

会遭遇同品类摊主的竞争 看天吃饭,一旦下雨就得停止营业

Ray是一位来自辽宁抚顺的姑娘,一口东北腔,只身一人来到成都打拼。她顶着一头利索的短发,喜欢独来独往,唯一的伙伴是后备箱顶上坐着的大猩猩公仔。

Ray把自己的浅蓝色五菱宏光mini电车,停在了较场坝的一条巷子里。周围人流量不大,但她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后备箱里摆着调酒用具、咖啡机和一大堆洋酒,主营各种鸡尾酒、啤酒和咖啡。路边再支两张露营用的桌子和板凳,坐下便可以小酌几杯。

不一会儿,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他们点了威士忌和伏特加,Ray递给记者一瓶科罗拉。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在这里喝酒很随意,很多女孩子去酒吧会精心打扮一番,但这里不需要。”Ray会把自己的经营故事发在抖音上,做一些引流,“抖音上慕名过来喝酒、喝咖啡的人还挺多,时间久了就成了朋友。”

Ray在酒吧里当过调酒师,当时只把后备箱摆摊当成副业,偶尔空了就摆一摆。大概两个月前,她开始专心摆摊。

与小吴那种定点摆摊不同,Ray面临着更多的困难。Ray说,首先点位很难找,“当你找了一个地方,稳定下来后,有了稳定的客源后,遇到有同品类摊主的竞争,还会另寻他处。”她称,天气也会影响经营,一旦下雨就得停业。

目前,Ray摆摊的月收入在几千至一万余元。她的梦想是开着车自驾游,把后备箱里的酒和咖啡带给全国各地的朋友。下一站,也许会去大理。

现状

大部分是兼职 有的为品牌引流,有的为体验生活而入局

23岁的小王摆摊另有目的。她在郫都区与4S店的同事摆了韩式方便面摊,电源来自新能源车。此前,他们仅仅用电车的K歌系统表演唱歌,希望借此多加点客户的微信,同时开直播,为4S店做线上引流。

6月18日,他们开卖韩式方便面,启动资金只花了1000余元;制作简单,方便面放进电磁炉,加上小料即可。

小王说,公司非常支持他们这样引流。从位于成华区的4S店,到郫都区的摊点,来回要花两个多小时。白天上班,晚上摆摊到深夜,小王和同事一直在坚持。

有一些后备箱摊主,则是为了获取生活体验而入局,或者是为了“好耍”。有人开着法拉利卖布偶、开着路虎卖泡面,常常在熊家桥路网红打卡点成为一景。不过也有豪车车主说:“开豪车也有赚零花钱的自由。”对此,有的路人觉得他们是在炫富,也有路人觉得这是一幅生机勃勃的画面。

还有人在入局后,很快就黯然退局。不久前常常在建设路摆摊的小李告诉记者,卖提拉米苏的摊主太多了,“市场非常卷”。她不愿意加入一些“车队”抱团取暖,于是在摆了两周后,重启打工生涯。


来源:综合中国新闻网、紫牛新闻、新华日报、消费日报、中国蓝新闻、央视财经、成都商报等  

作者:  

编辑:汤圣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