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网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国际 > 

15国报告猴痘病例 人际传播被证实 是否会造成大流行?

[ 国际 ]    
2022
05-24
14:32

人际传播被证实 猴痘病毒会成为下一个“天花”吗?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数据显示,5月13日以来,12个非猴痘病毒流行国家向世卫组织报告了猴痘病毒感染病例,确诊92例、疑似28例。猴痘病毒正在发生人际传播,猴痘患者出现症状时具有传染性,通常持续2—4周,尚不清楚无症状感染者是否有传染性。

由于猴痘(monkeypox)与天花(smallpox)在名字上都带有“pox”,发病时人体会产生水泡,而且都属于正痘病毒属,不少人担忧猴痘病毒进一步传播会不会带来大规模感染的风险。

猴痘病毒会成为下一个“天花”吗?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感染科副主任郭威5月23日对科技日报记者表示,猴痘病毒较大可能不会引起下一个大流行暴发,但在应对上应该重视它。无论哪种传染性疾病,能不能有效应对还是要看最经典的“三板斧”——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能做到什么程度。

控制传染源:竟要小心土拨鼠

“在美国,有饲养土拨鼠结果却感染猴痘病毒的案例。可以说,啮齿类动物是猴痘病毒的主要传染源。”郭威说,天花之所以能够被消灭,除了疫苗有效,还由于人类是它的唯一宿主,没有其他宿主动物。猴痘病毒不同,它有多种宿主动物,因此在控制传染源方面,除了考虑社会传播,还要在与啮齿类动物接触时保持警惕。

传染源方面,郭威表示,除了防范与人接触产生的感染,还需要防范与动物接触可能带来的感染。

“猴痘病毒虽然被称为猴痘病毒,但其中间宿主不仅仅是猴子。”郭威提醒,它的名字是由于首先在猴子中发现,但很多啮齿类动物都携带这种病毒。

因此,前往流行地区旅居返回的人员还是要注意自身的症状,必要时向卫生专业人员报告,进行必要的隔离。记者了解到,相关单位已开始依据猴痘病毒的序列涉及相关的检测试剂盒,用于传染源的发现与排查。

切断传播:“喝杯咖啡”事不大

“新冠病毒和天花病毒是经呼吸道传播的,目前报告的病例显示,猴痘病毒在人际间大多经过密切接触传播。”郭威表示,这种传播方式意味着“切断传播途径”较易被控制,也意味着对普通公众来说,避免与感染者非常亲密的接触就可不被病毒侵犯。

事实上,喝杯咖啡、聚餐并不在亲密接触范围之内。这与病毒的感染方式相关。郭威解释,猴痘病毒需要先进入人体的血液,经由血液在人体内入侵细胞,因此经由黏膜接触传播是它的主要传播方式。新冠病毒则不同,它直接与呼吸道细胞上的特异性受体结合就能入侵细胞、繁衍、排毒,再传播,因此主要经由呼吸道传播。

世卫组织网站显示,猴痘病毒可能类似于一些性传播的疾病,如疱疹和梅毒,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病例在性健康诊所被检测到。目前大多数猴痘病例在男男性行为者中被发现,但不排除社区传播的可能。除了性行为,经口腔溃疡、接触患者的体液、被传染的衣服等都有可能感染猴痘病毒。

免疫保护:天花疫苗有效率85%

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属于同一种属,经过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的有效率达到85%。

那么,是不是无需研究新的猴痘疫苗了呢?之前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人是不是对猴痘病毒免疫呢?

“新疫苗还是可以研发的,毕竟天花疫苗不是专门针对猴痘疫苗研发的。在猴痘疫苗未研发出来之前,如果出现了一定规模的流行,开始接种天花疫苗产生抗体,对猴痘病毒也是起一定预防作用的。”郭威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胳膊上会有一个面积和蚕豆一样大的花疤,是接种天花疫苗留下的。”郭威解释,理论上说一辈子接种一次就可以了,但随着年龄增长、时间延长,人体中的抗体也会下降,如果真的出现了流行,也是需要补种疫苗的。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我国就不再接种天花疫苗了,40岁以下的人群一般都没有对猴痘病毒的免疫能力,如果流行,仍需要接种疫苗。

“一般而言,猴痘病毒感染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即使未接种疫苗、体内没有特异性抗体,人体内还有非特异性的免疫反应,比如巨噬细胞等也可以消灭掉猴痘病毒和被病毒感染的细胞,大多来说2—4周可以康复,无需过度恐慌。”郭威说。

15国报告猴痘病例,美抢订数亿美元疫苗!是否会造成新冠式大流行?

新冠病毒疫情尚未结束,又来一个猴痘病毒?

据央视最新报道,随着以色列、瑞士和奥地利近两天也报告了猴痘确诊病例,此轮报告确诊病例的国家已增至15个。

此前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截至21日,包括英国、西班牙、美国、比利时在内的12个非猴痘流行国家已报告92例猴痘确诊病例和28例疑似病例。世卫组织预测,全球猴痘病例可能进一步增加。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法比安·伦德茨将此次疫情描述为一场流行病,但认为,这种流行病不大可能持续很长时间。可以通过追踪接触者来充分隔离这些病例,而且也有药物和有效疫苗,可以在必要时使用。目前还没有针对猴痘的特定疫苗。但世卫组织称,数据显示,用于消灭天花的疫苗对猴痘的有效率可达85%。

比利时卫生部门于当地时间5月19日发布声明,要求猴痘病例进行21天自我隔离,该国由此成为全球第一个要求猴痘病例进行自我隔离的国家。

猴痘病毒引发的疫情也为资本市场带来了炒作的话题。如猴痘病毒核酸测定试剂盒(荧光PCR法)获得欧盟CE认证的之江生物,受该消息影响,5月23日,盘中高开,截至收盘报收49.56元,涨幅高达20.00%。

5月23日,病毒学专家、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猴痘病毒是大分子“老病毒”,不像新冠病毒易变异,从既往的情况看它无法成为全球大流行,而且有药物、有疫苗,如果有需要中国生物就有相关疫苗(天坛生物曾拥有天花疫苗业务,但已于2017年转给中国生物),而且检测技术也很成熟,目前也没有必要进行相关筛查,资本市场纯属炒作概念。

确诊病例是如何感染的?

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是近亲,两者都是正痘病毒。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世界已经根除了天花,猴痘被认为是自天花根除以来人类最重要的正痘病毒感染。在本轮疫情暴发前,猴痘病例在非洲中部和西部地区热带雨林散发。

据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华山感染”官方微信公众号5月21日发布的文章中指出,“猴痘”病毒的名字来自猴子,但猴痘病毒真正的来源并非猴子。在自然界中,许多动物物种被发现感染了猴痘病毒。一些证据表明,非洲本土啮齿动物,如冈比亚巨鼠和松鼠,可能是该病毒的储蓄宿主。

“华山感染”推文指出,猴痘病毒的人际传播并不常见。当它确实发生时,主要是通过飞沫传播,飞沫可感染眼睛、鼻子和喉咙的黏膜,研究显示需要长时间面对面接触才能传播。例如,在没有个人防护设备的情况下,在2米半径内持续3小时以上。但也可通过接触病变或体液传播,或通过接触被脓液或其他损伤物质污染的衣服或亚麻制品而感染。

世卫组织5月21日数据显示,5月13日以来,世卫组织3个地区办事处的12个未流行猴痘病毒的国家已报告了92例确诊病例和28例疑似病例,迄今还没有死亡病例。其中,确诊和疑似病例主要来自英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其余分布在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典和美国。

世卫组织同时指出,现有信息显示,与有症状的病例发生密切身体接触的人群中正在发生人际传播。”英国性健康和艾滋病协会主席克莱尔·道斯纳普5月22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未来两到三星期,确诊病例数可能会很高。”

世卫组织称,欧洲多国近期出现的猴痘病例属于“非典型”,这些病例并无明确的猴痘流行地区旅行史,且不少感染者经性病诊所检查确诊,主要但不限于发现在男男性行为者中。迄今,所有通过PCR确认样本的病例都确定为感染了病毒的西非进化分支。

传染性更强?

来自葡萄牙确诊病例的拭子样本基因组序列表明,导致当前疫情的猴痘病毒与2018年和2019年从尼日利亚输出到英国、以色列和新加坡的病例密切匹配。

不过,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威廉·哈纳奇认为,目前虽正在全球传播的毒株“看上去与2018年在西非传播的毒株”密切相关,但还需进行更多的研究。“它的表现肯定是不同的,因为(传播)范围更广。很明显发生了一些不同的事情,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楚。目前在至少11个国家传播的猴痘毒株似乎更具传染性,鉴于全球疫情仍在以未知的规模继续暴发,猴痘的基本再生数(R0)可能大于1。”

不过,哈纳奇也提出了另一种看法:“当人们开始寻找感染病例时,就发现了这么多,这表明病毒并没有传播得非常快,但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数量相对较大。”

金冬雁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自从常规天花疫苗接种停止以来,猴痘病例一直在增加。另据了解,也有研究人员在系统性回顾了过去50年猴痘流行病学演变的大量研究及数据后指出,人们对天花病毒的免疫力下降,为猴痘的“死灰复燃”创造了条件。

不过也有一些担忧的,有报道,目前发现猴痘感染病例的速度表明,该病毒的行为发生了重大转变,并有能力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曾研究猴痘的加拿大病毒专家杰森·金德拉丘克表示:“全球传播令人担忧,这不是我们熟知的猴痘病毒习性。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全球多个地区都出现了病例,这些病例之间的流行病学联系是什么?有没有什么与病毒内部的变化有关的?”

不会造成大流行?

对于是否会造成大流行,金冬雁认为完全不会。

金冬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早在2003年美国即暴发过猴痘疫情,但并没有造成大的流行,仅限于小规模传播。其传染性远远低于新冠病毒。1980年停止痘苗接种后,猴痘偶尔会感染到人,但其传播性、致病性都是比较差的病毒。

“猴痘在人与人之间的病毒传播性比较弱,致病性也不如天花病毒,总体危险性不大。主要传播途径也是飞沫传播、接触传播,痘破损后也有病毒携带,性传播方式比较少,传播效果很低,不可能持续人传人,人跟人之间的传播不够有效,是这个病毒的主要特点。该病毒是一个200多kb的DNA大病毒,不容易突变,一个天花病毒只有一个血清型,猴痘也只有2-3个,并不能有效的人传人,持续性不行。”金冬雁指出。

金冬雁进一步指出,对于目前中国来说并没有大的威胁,只要密切保持关注即可,中国有战略疫苗储备,随时可以大规模生产,也可以提供给世界各国。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海德(Michael Head)也表示,在发达国家出现大规模猴痘疫情是非常不可能的,“不会有新冠病毒式的传播速度。”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法比安·伦德茨将此次疫情描述为一场流行病,则认为有药物、有疫苗,这种流行病不大可能持续很长时间。

目前还没有针对猴痘的特定疫苗。但天花疫苗能提供一些针对猴痘的交叉保护。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说法,由于两种病毒密切相关,天花疫苗也可以保护人类免受猴痘病毒的感染。而WHO引用的非洲数据显示,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的有效性为85%。根据美国CDC建议,可在接触猴痘后接种天花疫苗,越早接种越好,接种疫苗最佳时间为接触之日起的4天内。

据海外网5月21日报道,在美国报告今年首个人感染猴痘病例后,有报道称,美国卫生部门已经订购了价值1.19亿美元的数百万剂猴痘疫苗。5月18日,丹麦疫苗公司巴伐利亚北欧(Bavarian Nordic)发表声明称,该公司与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BARDA)签署了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声明显示,美政府与这家公司的合同总额为2.99亿美元,将提供1300万剂冻干猴痘疫苗,首批疫苗预计2023年交付。

对于检测,金冬雁指出,完全没必要。如果需要做特异性检测,可以收集样品做PCR这是很成熟、现成的实验室技术及方法,若去做检测试剂根本没有市场,没必要做筛查,这也只局限于资本炒作。

世卫组织:全球已发现约80例猴痘病例

当地时间20日,世卫组织召开技术咨询小组会议,讨论有关猴痘的信息和应对策略。目前全球约有80例猴痘确诊病例,还有50例待确认的病例。随着监测范围的扩大,未来可能会发现更多病例。

世卫组织指出,猴痘一般在部分国家的某些动物种群中流行,偶尔导致当地人和旅行者感染。但目前已有11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猴痘病例,这是非典型的,因为其出现在并非猴痘流行的国家。

猴痘主要通过密切接触传播。若与具有传染性的人密切接触,则感染猴痘风险更高,高风险人群包括卫生工作者、家庭成员和性伴侣。

极为不寻常,猴痘病例大量出现在非流行国家,担心吗?

“猴痘不是新冠病毒”。对于一些人对猴痘的恐慌情绪,美国肯特州立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塔拉·史密斯强调,人类同猴痘“交过手”,绝非一无所知。

2022年5月13日至21日间,全球12个非猴痘流行国家报告的猴痘确诊病例已逼近100例,而疑似病例也有28例。

然而令人感到困惑的是,这些病例中没有一例有过非洲旅行史。

“这是一件极为不寻常的事情。”世卫组织21日警告,随着监测范围的扩大,可能会有更多的猴痘病例被发现。

不寻常

根据世卫组织的报告,贝宁、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加蓬、加纳、科特迪瓦、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刚果共和国、塞拉利昂、南苏丹,这些都是猴痘流行的国家。

而自去年12月15日至今年5月1日间,出现过确诊病例的流行国家,则主要是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尼日利亚。

可是,5月13日以来来自非流行国家的确诊或疑似病例,却并无明确的猴痘流行地区旅行史。英国的多数病例更是彼此之间没有联系,唯独5月5日报告的一例曾前往尼日利亚。

1970年至2021年报告过人类感染猴痘病例的国家分布示意图。图源:WHO

“从历史上看,(猴痘的)输入型病例很少。”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国际公共卫生教授吉米·惠特沃斯说道,“在今年之前,这种情况只发生过8次。”目前已经确诊5例的葡萄牙和报告23例疑似病例的西班牙,此前从未出现过猴痘病例。对此,惠特沃斯用“非常不同寻常”来形容这一次猴痘病例在非流行国家或地区出现的情况。

那么,他们究竟是从哪儿感染上的?

在惠特沃斯看来,在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新冠疫情之后,一些国家近来放宽旅行限制,或许是这一次猴痘病例出现在非流行国家和地区的主要原因。

但好在,这些病例所感染的病毒同2018年、2019年从尼日利亚输入至英国、新加坡和以色列的毒株同源,都属于西非株系。比起致死率高达10%的刚果毒株,死亡率为1%的西非毒株更温和一些。

交过手

面对这样一桩“极为不寻常的事件”,世卫组织表示,对猴痘非流行地区的监测一直较为薄弱,但现在监测范围正在扩大。而现有信息表明,猴痘的人际传播已经发生。随着监测范围扩大,未来可能会发现更多猴痘病例。

但“猴痘不是新冠病毒”。对于一些人对猴痘的恐慌情绪,美国肯特州立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塔拉·史密斯强调,人类同猴痘“交过手”,绝非一无所知。“我们对这种病毒已有数十年的了解,最关键的是,我们拥有疫苗和治疗方法。这意味着我们不是从零开始。”

啮齿类动物是猴痘的主要宿主。

1958年首次在猴子身上发现,让这个病毒得名“猴痘”,但事实上其主要的动物宿主是啮齿类动物。尤其是几种非洲的啮齿类动物,它们可以携带和传播病毒,但没有明显的症状。猴痘病毒可以在动物或者人类之间通过病灶、体液、呼吸道飞沫和床上用品等污染物的密切接触传播,潜伏期通常为6至13天,也可以为5到21天。

2003年美国曾一度出现大量猴痘病例,那是非洲以外第一次出现这种疾病。而后续的调查发现,患者大多在患病前接触了购买的宠物土拨鼠,而这些土拨鼠曾同自加纳进口的冈比亚巨鼠、睡鼠、松鼠饲养在一起。

当务之急,是阻断猴痘病毒的传播路径。而根据人类对于猴痘病毒特性的已知信息,与新冠病毒相比,猴痘的传播链更容易被打破,尤其是现在猴痘还处于早期传播的阶段。现有的证据表明,在人际传播中,感染风险系数最高的是那些与已经出现症状的猴痘患者有过密切身体接触的人。

除此之外,疫苗接种和使用抗病毒药物都可以帮助治疗已经感染的病例,或是对可能接触确诊病例的人群进行“环形疫苗接种”,从而限制病毒的潜在传播。

准备好

基于人类的已知,猴痘似乎不大可能会像新冠病毒那样导致大流行,但这一次病例大量出现在非流行国家或地区,这意味着还有许多未知:病毒是否已经进化,变得更像其“表亲”天花,更容易在人际之间传播?人类对痘病毒的免疫力降低是否会导致猴痘出现……

电子显微镜下的猴痘病毒。图源:路透社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通过感染和接种获得了对天花病毒的免疫力,甚至在世界范围内根除了已肆虐3000年的天花流行。塔拉·史密斯指出,随着人类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停止了常规预防天花的疫苗接种,“这是近代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大比例的人口对这些痘病毒缺乏免疫力”。

“它是一种严重疾病的严重暴发,我们应当认真对待。”惠特沃斯认为,对当下新发现的病例展开及时的调查十分必要,因为“它们可能表明一种新的传播方式或病毒的变化,这一切都有待确定”。

塔拉·史密斯也认为,尽管猴痘大流行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们应该保持警惕,做好准备,在必要的时候迅速、灵活地做出反应”。

世卫组织发布猴痘疫情暴发预警 已发生人际传播

世卫组织指出,现有信息表明,与有症状的猴痘病例发生密切身体接触的人群中正在发生人际传播。

世卫组织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自5月13日以来,12个此前未流行猴痘病毒的国家,已报告92例猴痘确诊病例和28例疑似病例,尚未出现死亡病例。目前,猴痘的确诊和疑似病例主要来自英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其余分布在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典和美国。

据联合国官网消息,本轮猴痘疫情的首例确诊病例由英国报告,经证实是1名曾前往尼日利亚的旅行者,但传染源不明。截至当地时间20日,英国累计报告猴痘确诊病例20例。英国《金融时报》等报道称,猴痘病毒已在英国形成社区传播,预计本周感染人数将大幅上升。根据英国卫生部门发布的最新指导意见,建议具有最高暴露风险的猴痘病例密切接触者自我隔离21天,应避免与免疫功能低下人士、孕妇及12岁以下儿童接触。

目前,西班牙猴痘病毒传播情况较为紧急,该国至少8个大区已出现猴痘疑似或确诊病例。西班牙马德里大区公共卫生部门当地时间22日报告称,该大区已累计报告70例猴痘疑似或确诊病例,其中30例经核酸检测后确诊,所有猴痘疑似或确诊病例均为男性。当地卫生部门正在努力查找猴痘病毒传播链。

奥地利卫生部门当地时间22日确认,奥地利确诊首例猴痘病例。荷兰卫生大臣当地时间21日表示,荷兰发现2例猴痘确诊病例。德国巴伐利亚州当地时间20日发现1例猴痘确诊病例,该国首都柏林当地时间21日又报告2例猴痘确诊病例。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9日报告确诊首例猴痘病例。

除欧洲国家外,加拿大卫生部门当地时间19日确认,该国魁北克省发现2例猴痘确诊病例。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卫生部门当地时间20日确认,各发现1例猴痘确诊病例。美国当地时间18日确诊首例猴痘病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表示,正在调查另外至少6起疑似猴痘病例。阿根廷卫生部当地时间22日确认,该国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发现1例疑似猴痘病例,该病患是最近去过西班牙的当地居民。

世卫组织预计,随着监测的扩大,未来有可能在已报告猴痘病例的国家和其他国家发现更多病例。现有证据表明,感染风险最高的是在猴痘患者出现症状后与他们有过密切身体接触的人群。

《自然》杂志报道称,西非和中非地区每年都会报告数千例地方性猴痘病例,但猴痘在西非和中非以外的地区传播十分罕见。过去一周,猴痘病毒“极不寻常”地出现在全球各国的不同人群中,令科学家们产生警觉。

世卫组织也指出,猴痘病例多发于西非和中非地区,而目前多个国家报告的确诊和疑似病例却没有任何猴痘流行地区旅行史,这种情况并不正常。因此,迫切需要提高对猴痘的认识并采取全面措施,及时发现并隔离病例、追踪接触者、提供支持性护理等以限制进一步传播。

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当地时间22日建议欧盟成员国制定猴痘疫苗接种计划。ECDC表示,由于没有已获批的猴痘疫苗,所有疫苗接种计划都将使用现有的天花疫苗,接种对象是猴痘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的有效率达到85%。

猴痘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病人症状与过去在天花病人身上所观察到的相似,但临床严重程度较轻。本轮疫情暴发前,猴痘病例在西非和中非地区热带雨林散发。

猴痘病毒可通过密切接触由动物传染给人,虽不易发生人际传播,但与感染者密切接触也可能感染。人感染猴痘的初期症状包括发烧、头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结肿大等,之后可发展为面部和身体大范围皮疹。多数感染者会在几周内康复,但也有感染者病情严重甚至死亡。

病例四起,猴痘未来会传入中国吗?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新消息称,截至5月21日,已有12个非猴痘流行的国家向该组织报告了92起猴痘确诊病例和28起疑似病例,预计全球猴痘确诊病例会继续增加。此次在欧美多国发生的猴痘有多种特点,表现为国家和地区不同,传播链不同,时间持续较长,传播方式与传统方式相比有变化,因而最终可能演变成一种变异的或新的疾病。

更让公众关心的是,目前猴痘尚未传入中国,未来是否有这种可能性?这一病毒今后是否可能会引发全球大流行?

中国自上世纪80年代初停止接种天花疫苗(牛痘)后,目前40岁以下的人群对于天花和猴痘普遍没有免疫力。由于没有特殊途径,如从动物到人,以及从国外传入,因而此轮疫情中中国目前尚无猴痘感染。但传染病是没有国界的,猴痘病毒输入国内风险仍持续存在,并随着欧美出现疫情,输入性病例风险也会相应增加,因此需要保持密切关注。

猴痘疫情溯源多国有最新进展!还有更多重要发现

2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猴痘病毒的危害,这种罕见病毒已在欧美多个国家隐秘传播。

据世界卫生组织21日数据显示,5月13日以来,已有12个此前未流行猴痘的国家报告了92例确诊病例和28例疑似病例,目前还没有死亡病例。已发现确诊病例的国家有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瑞典、英国和美国。

当地时间22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以色列、瑞士和奥地利近两天也报告了猴痘确诊病例,此轮报告确诊病例的国家增至15个。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目前证据表明,感染风险最高的是在猴痘患者出现症状后与他们有过密切身体接触的人群。

世界卫生组织关于猴痘疾病流行病学调查的最新消息

据世界卫生组织21日最新报告,猴痘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一种从动物传播给人类的病毒),其症状与过去在天花患者身上看到的症状非常相似,尽管它在临床上没那么严重。它是由属于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属的猴痘病毒引起的。猴痘病毒有两个进化支:西非进化支和刚果盆地(中非)进化支。猴痘最早是于1958年在丹麦实验室的猴子身上发现的,因此被命名为猴痘。1970年,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一名儿童身上发现了第一例人类猴痘病例。

猴痘病毒通过与病灶、体液、呼吸道飞沫和床上用品等受污染材料的密切接触而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猴痘的潜伏期通常为6至13天,但也可能为5至21天。

世界卫生组织已确定多种动物对猴痘病毒敏感。猴痘病毒的自然史仍存在不确定性,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定确切的宿主以及病毒在自然界中如何维持循环。食用受感染动物的未充分煮熟的肉类和其他动物产品可能是一个感染风险因素。

猴痘通常是自限性的,但在某些个体中可能导致很严重的后果,例如儿童、孕妇或因其他健康状况而导致免疫抑制的人。刚果盆地进化支导致的感染病死率为10.6%;与之相比,西非进化支导致的感染似乎不太严重,病死率为3.6%。

不会引发像新冠肺炎一样的大流行

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20日表示,目前,猴痘对公众的感染风险很低。猴痘病毒与天花有关,但通常较温和,特别是在美国病例中发现的西非分支毒株,死亡率约为1%。大多数人会在2-4个星期内完全康复。猴痘的暴发不会演变成像新冠肺炎这样的大流行疾病,因为这种病毒不像新冠病毒那样容易传播。

有关专家认为,目前的猴痘疫情正在通过与患有皮疹的人的密切、亲密的皮肤接触传播。一旦发现感染,这应该会使其传播更容易被控制。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研究员法比安·莱恩德茨将此次猴痘暴发描述为一种流行病。然而,他也表示:“这种流行病持续很长时间的可能性很小。可以通过追踪密接者很好地隔离病例,并且还可以在必要时使用药物和有效的疫苗。”

据CNN报道,引起天花的天花病毒和猴痘病毒有一定的亲缘关系,因为它们都是正痘病毒属的成员,属于“痘”病毒的科学家族。因此,一些预防天花的疫苗也被证明可以预防猴痘。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正在评估是否应该向治疗猴痘患者的医护人员以及其他可能因接触猴痘而处于高危状态的人提供天花疫苗。

据世界卫生组织称,目前还没有针对猴痘的特效疫苗,但有数据显示,用于根除天花的疫苗对猴痘的有效率高达85%。

大卫·海曼强调,猴痘的暴发与新冠疫情大流行不同,它并不容易传播。那些怀疑自己可能接触过病毒或出现症状(包括皮疹和发烧)的人,应避免与他人密切接触。

现在,“有可用的疫苗,但最重要的是你可以保护自己”,海曼说。


来源: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央视新闻、海外网、新民晚报、中国新闻网、科技日报、环球网等  

作者:  

编辑:汤圣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