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网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杭州 > 

一晚接诊上百人!援川杭州医生的中秋节

[ 杭州 ]    
2021
09-22
10:31

这个中秋节,杭州援川医生郑建亮,远在几千里外的四川稻城县亚丁景区。他很忙,值完大夜班,又值白班。

从7月23日来到亚丁后,他几乎每晚都失眠,因为高原反应。

作为内科医生,他每周要轮两天大夜班,后半夜忙起来,有时也没得睡。最近,来亚丁旅游的人多,医院每晚要接诊上百名高原反应的游客,防疫任务也更重了。

中秋小长假,医院特别缺人手,虽然他很想回杭州过节,但还是留了下来。

每逢佳节,有人团聚,有人留守,郑建亮的中秋,是在他乡的留守。

医院特别嘱咐:

烧最不辣的菜给杭州医生吃

内科医生是医院最忙碌的岗位之一,郑建亮工作的余杭良渚医院,辖区人口众多,白天工作强度特别大。

来到亚丁稻城县中藏医院,他的工作节奏却“黑白颠倒”了。晚上8点以后,医院夜班的急诊量高峰是白天的10倍,基本都是游客。

最近,亚丁景区游客逐渐增多,大家爬山下来是傍晚六七点钟,高原反应的游客,送到医院,正好夜班医生上线。

中藏医院类似于杭州的街道卫生院,有时病人要转到70多公里外的县城人民医院救治。

从亚丁到稻城的山路,海拔从2700米上升到4500米,然后再回落到3800米,全部是盘山公路,救护车单趟要跑3小时。如果是夜班转诊,后半夜走6小时山路,不但司机容易犯困,随车医生也吃不消。

好几次转诊路上,郑建亮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高反,还是晕车,总之就是恶心想吐。

有时他实在忍不住,只能叫司机停车,“做医生的,总不能当着病人的面吐吧。”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对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说。

也许有人不相信,平原来的人在高原连爬楼梯都算是重体力活,平时走路要比杭州慢上半拍,大家还生怕自己情绪激动,因为这些都会让人出现高原反应。

在杭州,郑建亮和同事叶建国医生喜欢打打篮球,跑跑步;到了亚丁,他俩的感觉是“武功全废”,唯一能做的运动就是慢走。

四川人无辣不欢,为了照顾杭州来的医生,医院特地安排阿姨给他们开小灶,烧一些不太辣的菜。

医院的早餐是藏族酥油茶,这里的藏民家家户户养牦牛,酥油茶是黄油做的,带膻味,郑建亮有些吃不习惯。中餐和晚餐的饭菜,医院特别嘱咐阿姨烧最不辣的给杭州医生吃。

不过,这里的炒青菜,放花椒是标配,至于其它菜嘛,阿姨说清一色的微辣,郑建亮一尝:“这和重辣有什么区别?”

说不想家那是假的

援川医生家人收到感谢信

刚来时郑建亮吸过几天氧,不过高反还在持续,尤其是夜里,胸闷心悸、头疼口干的情况会加重,即便不上夜班,夜里也睡不好,失眠是常态。

高原的夜晚,初秋已是初冬的气息,夜里裹着棉被,还要再压一床毛毯,才不会觉得冷。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只能窝在宿舍刷刷手机,这时候,出门在外的人会特别想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

这个中秋,郑建亮原本打算回家过节。可惜,中藏医院这边的情况有点特殊,中秋,郑建亮想了想还是留下来值班。整个稻城只有3万人口,亚丁因为是景区所在地,节假日游客特别多,中秋和十·一是最忙碌的。

不出意外的话,郑建亮和同事叶建国十·一也不能回家。

说不想家那是假的,稻城县副县长、浙江援助四川甘孜工作队稻城工作组组长沈华强的一封来信,让郑建亮倍感温暖。

这封信,沈副县长不是写给浙江援川工作人员的,而是写给了他们的家属。

信中这样写道:

回望这几个月,是您的亲人把美好的年华,炙热的激情奉献给了余杭对口支援稻城的工作,在3750米的雪域高原,有您亲人兢兢业业的身影;对口支援的每一步,烙下了您亲人辛勤耕耘的脚印。

专业技术人员在这里安心地工作离不开您的鼎力支持和辛苦付出,此时此刻,我最想说的是衷心的感谢!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施雯  

编辑:蔡少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