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生活网 >  热门新闻 > 

店里的价签一天一换!最近的水果为什么这么贵?

[ 新闻资讯 ]    
2022
05-12
09:45

图片

4块9毛8一斤的麒麟瓜是华夏果业店里的特价,切成半个摆在门口。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路过,先称了半个,报价20块7毛,他想了想,让店员切成了1/4块,降到了12块,他一边嘟囔着“有点贵”,一边拎着走了。

一位大爷买了点小番茄和葡萄,店员的报价让他吓了一跳,要57块钱。大爷连忙把装葡萄的袋子扔在了柜台,换成了一盒特价19块9的蓝莓。

图片

水果价格上涨的现象并不新鲜,但最近的价格涨得尤其厉害。根据卓创资讯整理的农业农村部相关数据,2022年1~4月的水果批发价比近9年的均价都要高,并呈现持续上涨趋势。

水果从产地到消费者,中间要经历果农采摘、打包收购、装车运输、批发销售等环节。记者采访了产地商、批发商、物流司机和门店商,试图探究在这些环节背后,今春水果涨价的深层原因。

图片

果品批发市场

气候原因导致本土供应减少

进口水果锐减无法填补空缺

这个季节的水果,大部分从云南、海南等地进货,论批发价,时令水果都因减产而导致价格上涨。

据杭州果品批发市场的批发商洪良刚介绍,沃柑从2块一斤涨到5块5一斤,蜜瓜从6块一斤涨到10块一斤,芒果从2块一斤涨到5块一斤,最离谱的是西瓜,前一阵,西瓜的价格从3块一斤涨到了10块一斤。

在海南做产地水果采购的陈英(化名)向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解释了其中的原因:“去年海南的冬天特别长,受冷空气影响,我们这里的莲雾、贵妃芒和荔枝的产量都降低了很多。”

水果的价格,主要受产量的影响,产量大,卖得便宜,产量小,卖得就贵一些。

5月中旬正是海南荔枝大量上市的季节,往年当地的批发价格只有二三块一斤,而今年的荔枝批发价则涨到了7块一斤,价格翻了1.5倍。

本地水果还没成熟上市,外地水果又减了产,以往这种情况也有,批发商们解决的办法,是用进口水果填补空白。

但今年,进口水果量也在锐减。

图片

洪良刚指着一箱澳洲的橙子告诉记者,往年这样的橙子占到了当季橙子总销量的40%,但现在,他们几乎进不到这些橙子。

不仅是橙子,其他进口水果也一样。在洪良刚的批发点,往年进口的水果销量占到了总销量的30%,如今锐减至10%。

这个季节的进口水果产地,以东南亚为主。去年15斤一箱200块的山竹,今年卖到了450块;去年30斤一箱均价400块左右的榴莲,今年直接卖到了800块。

疫情影响运输时间

进口水果货运成本普涨10倍

稀缺让水果的价格变高,运输成本的增加,又给上涨的价格添了一把火。

据陈英估算,往年一车妃子笑的运费是9000块,今年变成了1万2。受今年本土疫情的影响,货车司机的通行没有往年顺畅,运费也就自然而然上涨了。

货车司机刘本(化名)拉着一车进口的香蕉进入杭州果品批发市场,他的车上贴着封条,人没法下车,需要批发的店家自己找装卸工卸货。

“我昨天来过一次了,他们说我和货的核酸都过期了,得重新做。”刘本的这批香蕉是从宁波的港口运过来的,原本这段路程只需要三四个小时,如今则需要3天。

图片

进口的水果需要经由海关的检查、消杀和核酸检测几道关卡,光是海关这里,就要等上一天。货到了高速公路卡口,刘本要把驾驶证押在工作人员那,“因为规定了从哪个高速路口下,就必须从哪个高速路口回。”

到了市场,人和货都需要凭24小时的核酸才能进。刘本又把车开去了杭州仁和检测站,给香蕉做了核酸。因为不熟悉杭州的情况,刘本又花了20块钱打滴滴去医院做了核酸,等报告出来,又过去了一天。

刘本算了一笔账,从宁波到杭州大概要用140升油,今年油价上涨,他也只能自己承担,加上过路费336元,来回要672元。扣除这些成本,自己跑一趟车只能赚500到600元,并不划算。“像食品这一类的货我们都不愿意拉,因为要进行消杀之类的,特别麻烦。”刘本说。

图片

疫情让市场和市场之间的货物不能随意流通调动。“我们现在的每一批果子都有溯源码,只能从产地直发,不能调货。以前我们会看价格,比如嘉兴市场的货便宜一点,我们就会从嘉兴调,现在都不允许了。”洪氏果业的批发商老板飞哥(化名)说。

飞哥主要做精品水果批发,他大部分的进口水果货源都在上海的码头。上海因疫情货运困难,进口水果都转运到了广州的码头,这对杭州市场而言又增加了运输成本。

进口水果数量今年锐减,最主要的是受国际疫情的影响。

图片

“我看做进口水果这一块的很多同行都在说,进口水果的运费普遍涨了10倍。”飞哥说,“而我们主要进口水果果源的东南亚等国,汽运路线几乎全部关停,只留有海运路线。这些水果停留在货船上的时间增加,导致品质也有所下降。”

陈英告诉记者,她做东南亚进口榴莲的水果商朋友,今年大部分都不做了,还有一部分人做起了直播销售,免去中间的种种环节。

对于批发商来说,今年最主要的进货策略是“求稳”。飞哥已经减少了囤货,因为不确定的疫情变化,导致水果随时可能报废,而这些最后都会被折算进批发价里。

门店房租人力成本因素叠加

本地水果上市价格会下调

图片

批发价格的上涨,让水果店店面的价签几乎每天一换。

“最近确实有不少顾客向我们抱怨水果变贵了。”华夏果业的一名店员小吴指了指正对着店门口的妃子笑,这是刚进来的荔枝,售价25.8块一斤。

大部分顾客对于价格还是敏感的,所以,尽管水果涨了价,营业额并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

华夏果业的老板孙立应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自己三家门店的营业额都只有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左右,客流量也少了很多。

孙立应做水果门店已经7年,如今在杭州有3家门店。最老的1号店房租从5万一年涨到了17.8万一年,并以5%的增长速度逐年递增。店内雇佣的人力成本更是占到了总支出的60%。孙立应觉得相比于这些,水果的价格反而涨得是最慢的。

2020年,孙立应的门店享受了政府房租减免政策,免3个月房租再减半3个月房租,让他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今年疫情形势复杂,上个月他的两家门店因疫情防控需要关停,损失了一些水果。“能活下去就好。”孙立应说。

图片

不过,疫情也让苹果、梨、香蕉等耐储存的水果销量增加,这些水果的价格相对也比较稳定。

很多人关心水果价格什么时候会有所回落。

“等本地的桃子等上市,价格还会有所回落的。”洪良刚说,本地水果产量上来了,水果的批发价格就会很快往下掉,零售门店的价格自然也会下调。

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以西瓜为例,4月的时候,西瓜稀缺,批发价一度涨到了9块一斤,但随着5月本地瓜逐渐开始成熟上市,西瓜的价格也掉到了2块一斤。

“这也说不准的,一天一个价。”杭州果品批发市场一位卖了7年西瓜的摊主说。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编辑:周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