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生活网 >  新闻资讯 > 

强社交 低门槛 小小飞盘火“出圈”

[ 新闻资讯 ]    
2022
04-22
13:49

      行家看好杭州市场 未来要让它“飞”得更高

“太好了,终于抢到了!”闹钟声一响,飞盘玩家张元璐迅速拿起手机,手指一通快速操作,“当前飞盘在杭州实在太火了,想玩一场都得拼手速才能抢到位置!”

张元璐告诉记者,体验飞盘运动的门槛很低,只需一块飞盘、一片草坪,就可以尽兴地参与其中,在加入社交的同时,也让身体得到彻底的放松,享受运动带来的多巴胺。“仅仅玩了一次,我就爱上了这项运动。”

1 /

为了切身感受飞盘运动的魅力,记者跟随张元璐来到一场飞盘赛场,和记者一同在旁“观战”的还有5个人,都是没有抢到参赛名额,只能在现场过过眼瘾。

只见接到飞盘的她,一条腿稳稳站在地上,另一条腿一会儿往前,一会儿往后,敏捷地做着假动作迷惑对手,挡在前面的对手试图阻挡她扔出的飞盘,但一晃神,飞盘从他的腰旁闪过,被张元璐成功传给了队友,飞盘接力继续,在得分区的队友凌空一跃,眼疾手快地抓住飞盘,张元璐所在的队伍得了一分。

“所有玩家会被分成两队,一队攻,一队守,在得分区接住盘算1分。”张元璐介绍,“要是中途飞盘掉落、被守方截胡,或是10秒内队友没有扔出飞盘,则攻方守方转换角色,最终得分高的队伍获胜。”

其实,飞盘并不是一项新兴的运动,最早是1948年兴起于美国,1980年才传入中国,直到今天有了广泛的推广,甚至在综艺、脱口秀都可见其踪影。这项曾经低调的小众运动是如何在当下火到“出圈”呢?

盘人甲主理人曹辛欣看来,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体验,也愿意为体验付费。更重要的是,飞盘运动在无形中传递着“尊重队友和对手”的精神,形成强情感连接的社群。

“因为都爱运动、爱穿搭、爱拍照,不少来体验飞盘运动的玩家都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形成一个个小圈子。”曹辛欣表示,不少玩家在结束游戏后还会继续交流,许多人还在飞盘社群找到了对象。

“当我在赛场上接到一个好盘,全场都为我欢呼时,那种成就感驱使我必须再玩下去。”资深女玩家卡卡表示,飞盘运动对运动“小白”很友好,新手玩几次就能上手,而且这项运动是不允许有身体接触的,所以许多身材娇小的女生大呼这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运动。

根据趣飞盘小程序后台的数据,25-35岁的用户占70%,其中,近六成新增玩家为女性用户。当然,学生和老年人群体也颇为喜爱掷准飞盘,向定点投掷飞盘,掷进筐内得分的简单游戏规则也让大众纷纷参与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飞盘运动的观赏性很强,在专业比赛中,观者可以沉浸式体验到飞盘运动的魅力,动感极强的现场照片也被称“酷炫”“超燃”,分享到朋友圈后也能吸引更多人参与。

依靠社群运营和口碑营销 飞盘市场的春天来了

2 /

飞盘运动的火热,也“炒”热了飞盘经济。用Chaos主理人麻浩天的话说,杭州飞盘市场的春天来了,人人都想来分一杯羹。

麻浩天是个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曾做过摄影、主持人、活动策划。去年12月,他从朋友口中了解到飞盘运动,就觉得潜力巨大,开始着手飞盘俱乐部的运营。杭州市场也给出了颇让他骄傲的“答案”,今年仅仅运营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有千余人参加。

“飞盘依靠的是社群运营,来参与的玩家把体验照分享在朋友圈、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吸引更多的用户,从而建立起微信小群,定期在线下组织飞盘活动。”麻浩天透露,社群的盈利依赖口碑效应和眼球经济,在人群中口口相传,在互联网上裂变粉丝,才能吸引客流不断。

记者了解到,目前杭州已有三家飞盘俱乐部,今年还有几家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值得关注的是,飞盘经济的这股“热风”也在相关的运动品牌中掀起。

比如玩飞盘必不可少的飞盘,当前飞盘器材的主流公司主要是翼鲲飞盘和艾克飞盘,价格在50元-70元左右,已经渐渐覆盖了全杭州的市场。

根据翼鲲飞盘天猫后台的数据,记者看到,从2021年8月到2022年3月,极限飞盘的搜索人数翻了一番还不止,从近4万增长到8万多,在刚刚过去的3月,飞盘销售额也十分可观。

主打运动紧身裤的lululemon也越来越得到飞盘玩家的青睐,甚至成为了多家极限飞盘的专用队服。而在Chaos的社群里,几乎每天都会有艾克手套的团购。

与此同时,一些运动潮牌也看中飞盘运动的热度,纷纷上门寻求合作。曹辛欣表示:“我们俱乐部合作过华为运动手表,辅助其线上推广的同时,也为蔚来汽车和极氪汽车的车友会举办车友会飞盘活动。”

如何让飞盘“飞”得更高更远? 行业各界来出谋划策

3 /

不过,飞盘运动也面临着尴尬的现实——不赚钱。麻浩天表示,每场收到的钱刚好覆盖教练和场地的费用,即便有盈利也不多,组织团队还要再分配。

这一点,也引起了盘丝岭主理人马文瑞的共鸣。她表示,每次组织飞盘比赛,就要提前去租场地,然而杭州的足球场对外公开且价格适中的并不多。“从长远来看,如果场地无法开拓,那么杭州整个飞盘行业发展都会受到很大限制。”

而专业飞盘教练的短缺也让很多俱乐部的主理人感到忧心,据悉,专业飞盘教练会有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颁发的飞盘初级教练证,但目前拿到的人并不多。

“我们现在比赛多是老玩家自发带新人,不收取任何费用。当然,我们也会请全职和兼职的教练来代课,但这在某种程度上又增加了运营成本。”曹辛欣说。

除此之外,飞盘运动还受到天气因素,比如冬夏必须在室内进行,经营额度不稳定。

针对这些当下的“窘境”,政府相关部门、行业各界也在出谋划策。

浙江省体育局相关部门负责人指出,可以通过“一场多用”的形式来破解飞盘运动场地不足的难题。简单来说,就是让所有的足球体育场和大型体育场结合起来办飞盘活动,包括汽车拉练场也可以“物尽其用”,成为飞盘运动的场地。

“而专业队伍和教练员的缺失则要从根源里抓起,提高公众对飞盘运动的认可度,尤其是要在中小学和社区中进行推广,让更多人愿意从事飞盘领域的相关工作。”

记者了解到,其实各界都很看好杭州这块肥沃的“土壤”。2019年,全国飞盘运动委员会推广中心就已落地杭州。如何让飞盘运动“飞”得更高,“飞”得更远?浙江省体育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强调,飞盘运动是项大众化的运动,相关的俱乐部或是商家不能短视,打着面向高端人群的幌子来挣钱,一项运动的发展需要更多“接地气”的推广。“我们可以借助专业的赛事输出,来提高公众认知。”

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亚洲飞盘联合会秘书长薛志行也肯定了这个观点,“飞盘市场的培育通过社会各界共推,尤其是政府和企业的支持,不断做大行业底盘。”



来源:每日商报  

作者:实习记者 吴雨欣 记者 严佳炜  

编辑:周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