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专题 - 萧网议事 - 视频 - 房产 - 中介- 家居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理财 - 企业 - 萧山生活 - 购物 - 旅游- 棋牌 - 百姓论坛 - 湘湖社区 

夜宵订单量全国排第二 外卖员要在杭州赚钱结婚

2017年8月31日 7:40  来源:都市快报  

夜宵订单量全国排第二 外卖员要在杭州赚钱结婚

  “除了北上广,杭州是我们最重视,也是最省心的城市。”不久前,在一次聚会上,一家共享单车企业的高管说道。为了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客套话,他列出了一系列理由,大到低碳出行和城市气质,小到移动支付的普及和市民尝鲜的热情。

  按照他的说法,检验一座城市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小孩和老人是两个重要指标。刚到杭州时,他们在路边仔细观察过,发现不少老年人都好奇地拿出手机扫码,顺利地开锁,算是吃了颗定心丸。

  对于这样的场景,滴滴专车司机高银龙很熟悉。三年前,正是同样一批人帮他在杭州获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杭州邂逅移动互联网的故事。在“移动支付之城”“生活品质之城”光环的照耀下,新生的互联网业态在杭州快速生根发芽,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同时创造了无数新的就业岗位,为喜欢杭州的人提供了梦想生长的土壤。

  消失的打车淡季

  高银龙一家是被姐姐和姐夫从苏州带到杭州的,那是2013年。把孩子安顿到江干区一所中学后,他找了份家用电器销售员的工作,老婆进了杭州“老字号”华味亨。

  那一年,80后的陈伟星是创业圈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他创立的快的打车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投资。人们开始用“北有嘀嘀(后改为滴滴),南有快的”来形容打车应用市场的格局,稍有预见性的人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火药味。

  不过,高银龙直到2014年才知道这两家公司,因为它们真的动起手来了,导致杭州人出门第一件事不是拿钥匙而是看手机。持续一年多的“补贴大战”过后,大部分杭州人已经能够熟练使用移动支付。

  而高银龙用另一个身份参与了这场竞赛。2014年10月,他成了杭州首批专车司机,“当时只是收到一条短信,说是时间比较自由,薪水也还不错,就去培训上岗了。”如果当时他知道自己的新东家和对手每天要“烧”掉好几亿,恐怕不会那么痛快地跳槽。

  就像事先说好的那样,2014年高银龙的老婆也跳槽了,从华味亨跳到了华润万家,在旗下名为Vango的便利店工作。从那时到现在,他们两口子再也没换过工作,并且在杭州买了房,彻底安顿了下来。快的和嘀嘀合并后,高银龙成了滴滴专车司机,如今的身份是杭州自营车第一大队的队员。

  这个车队总共有23人,来自于江西、安徽、江苏、河南等地,40%都是工作三年以上的老员工。他们每天6点多出门,一天需要干满10个小时,每月有4-5天的休息时间。去年G20之后,到杭州旅游的人多了,专车生意也越来越好。“往年春节过后是淡季,现在每天订单连着来。很多出租车司机也这么反映。”

  赚钱还房贷找女友结婚

  2014年,河南南阳人周冬冬也在杭州下沙留下了短暂的回忆。他在那找了份房产销售的工作,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但因为工作地点离钱塘江很近,能够经常到江边看风景,日子并不乏味。一年后,他跑回老家做起了汽车销售,眼看赚来的钱还不起房贷,再次萌生了出外打工的想法。

  这一次,他又选择了杭州,除了当年留下的美好回忆外,他说自己想找女友结婚,“听说杭州美女比较多。”在老家,这位1991年出生的小伙子已经被认定为“大龄青年”,同龄人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了,所以他必须要加快赚钱的速度,婚姻大事也不好耽搁。

  今年2月到杭州前,周冬冬就想好了当外卖配送员,只要自己勤快点,收入不是什么问题。他不知道的是,去年一年,好吃的中国人吃掉了价值1700亿元外卖,比上一年增长了三倍多。

  也许是想到那年的钱塘江风景,周冬冬选择了靠近景区的地方工作,住在靠近西溪的五常,工作和旅游两不耽误。不过,刚来那一阵,他还是失望了。由于路线不熟,他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跑冤枉路上,一天完成不了几单,一个月下来几乎没赚到什么钱。他说那时自己一下子瘦了七八斤,都不敢给父母看照片。

  过去两个月,周冬冬领教了杭州的酷暑,皮肤晒黑了好多,但上个月他完成了1200单,比平时多出100多单,领到了8500多元。按照惯例,其中的3000多元用来交房租,他自己留一两千零用,剩下的悉数转给父母。

  远在河南老家的父母原本并不同意周冬冬干外卖,理由是太苦太累,眼看孩子在杭州顺风顺水也就慢慢接受了。今年暑假,周冬冬原本想把二老接过来,看看自己每天都能见到的西湖,“他们从没来过杭州,我想找个时间让他们来享享福。”

  没有24小时便利店的城市

  不配叫大城市

  来杭三年,高银龙也在捕捉这座城市的改变。像是G20之后,他接待的外国游客越来越多,原先一个月来不了一单,现在车队里每个人每月都会接到3-5单,从开始的好奇和紧张到现在的游刃有余。

  另一个变化在于往未来科技城去的订单出现爆发式增长,从乘客的穿着和谈吐来看,都是商务人士。去年,滴滴平台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未来科技城、临平和江南副城成为杭州订单发展最快的三个区域。

  用高银龙的话来说,每当阿里巴巴有活动,从机场、火车站到阿里园区的订单就络绎不绝。

  忙碌起来的还有他老婆。三年前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6家Vango便利店的督导,杭州也集齐了世界便利店三大巨头7-11、全家、罗森。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CCFA)发布的“中国城市便利店指数”,杭州已经跻身2016中国便利店指数TOP20,大约每4350人就拥有一家便利店,24小时便利店的占比达到了50%。“没有24小时便利店的城市,不配叫大城市。”这是他老婆告诉他的。

  每天晚上9点,周冬冬准时下班,也意味着另外一批外卖员正式上班。根据饿了么外卖平台夜宵时段订单量排名,夜宵经济排名前三的城市依次是上海、杭州和深圳。

  一座城市的夜宵火爆程度,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座城市的人气和活力。至少滴滴夜间出行的数据显示,杭州超过25%的上班族需要加班到晚上9点以后。

  不过相比这些,周冬冬更津津乐道的是他和客户的故事。比如,某个写字楼的前台看他太累了让他在大厅里休息一下,并递给他一瓶水。

  在他眼里,这是杭州的温度。

作者:记者 梁应杰  
编辑:陈茜如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萧山网版权声明
新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