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专题 - 萧网议事 - 视频 - 房产 - 中介- 家居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理财 - 企业 - 萧山生活 - 购物 - 旅游- 棋牌 - 百姓论坛 - 湘湖社区 

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 校方负责人被刑拘

2017年8月17日 15:26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校方负责人被刑拘

  2017年8月3日,18岁的安徽少年李傲第一次在自己家被陌生人带走,两天后,母亲刘冬梅看到的是儿子冰冷的尸体。

  李傲去的是一家戒网瘾学校——2016年初中毕业后,成绩不太好的他一度产生了厌学情绪,而且一直“有爱上网的毛病”,甚至吃住都在网吧。8月3日,母亲刘冬梅把李傲交给了一所“戒除网瘾”的学校,希望他通过6个月的学习能够“回归正途”。

  这所名称为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位于李傲家300多公里外的庐江县,招牌主打帮助孩子“戒除网瘾”。但李强父母均未实地去学校看过:只听信“校方负责人罗铿承诺,学校不会打骂孩子。”

  8月16日,庐江县公安局通报称,经调查,该校为非法办学点,因涉嫌非法拘禁,庐江县公安局已刑事拘留包括罗铿在内的5名校方人员。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该学校在合肥的一个招生点仍在发布招聘信息。

  “承诺的不体罚是不可能的,在里面活得连条狗都不如。”曾经在福州一所“戒除网瘾”学校呆过3个多月的陈航(化名)向探员描述了自己此间的经历。

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 校方负责人被刑拘

▲18岁少年李傲生前的照片。 家属供图

  网瘾少年48小时命丧戒网瘾学校

  刘冬梅到现在也不知道儿子李傲在那所学校里的两天都经历了什么,但这些天来,她不止一次地回想起8月3日下午,李傲被强行带走的情景。那天下午,她亲手把孩子交给了只见过一面的网瘾学校工作人员,两天后这个人告诉她孩子“出事了”。

  “当时也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回忆起送孩子去戒网瘾学校的决定,刘冬梅后悔地说。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的李傲一直“有爱上网的毛病”。去年初中毕业后,李傲一度产生了强烈的厌学情绪。后来进入临泉县的一所高中就读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母亲也曾将李傲转到合肥市的高中就读过一个学期,但收效甚微。

  “7月初的时候,我们带他一起去青岛玩了一个礼拜,就是想让他脱离网络环境,转移一下注意力。”而让刘冬梅没有想到的是,回来之后,李傲一头钻进网吧,几乎不进家门。从青岛回来一直到被送到合肥正能教育学校,李傲几乎吃住都在网吧。

  刘冬梅开始在网上找办法,一种专门戒除网瘾的学校成了她的寻找目标。“搜到了一个叫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的信息,它的官网上还有一些’成功案例’,我一看,和李傲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刘冬梅说。此外,她特意检索了关于这所学校的负面信息,没有搜到。随后,刘冬梅通过该学校网站上的联系方式找到了一个叫罗铿的人——在合肥正能教育学校官网保留的快照上,罗铿既是学校招生负责人,也是学校的法人代表。

  罗铿表示,学校采用的是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他承诺说不会打骂孩子,更没有电击治疗。”这让刘冬梅放心不少。

  在和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签订合同时,刘冬梅对儿子李傲的描述为“上网、脾气浮躁”,同意对李傲进行“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在这份总费用22800元的合同中,李傲父母“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正常辅导,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并承担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 校方负责人被刑拘

▲合肥正能教育学校官网(该网站已关闭)。 网页截屏

  殡仪馆里见到孩子 “全身上下都是伤”

  “8月1日,我问他们学校能不能来接孩子,他们说可以,我提议一个礼拜之内,没想到他们第二天就开车过来了。”刘冬梅回忆说。来的人是罗铿和他带来的两名学校工作人员。

  据刘冬梅介绍,原本她想陪着儿子一起过去,但没想到自己母亲出了车祸,于是才要求学校来接。此前,他们夫妇俩对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的了解,均来自网上资料和罗铿本人的介绍。

  8月5日,刘冬梅突然接到学校电话通知称,李傲“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而在匆忙赶到庐江县中医院后,刘冬梅方知孩子已经在殡仪馆了。

  在殡仪馆里,刘冬梅看见李傲头部、背部、胳膊、小腿青一片紫一片,“全身上下都是伤”。但此时,刘冬梅仍不知道合肥正能教育学校未取得办学资质,属非法办学。

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 校方负责人被刑拘  

校方负责人涉非法拘禁被刑拘

  8月16日下午,安徽省庐江县公安局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发来“庐江’8.05’非法拘禁案”通报。通报称,8月5日18时59分,庐江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县中医院报警,称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白山镇兴岗村教学点(经调查,属非法办学点)有个学生因站军姿晕倒,被送到该院急救中心后不治身亡。

  接报警后,庐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会同庐城派出所、白山派出所赶赴现场调查。经初步调查,死者名叫李傲(男,18岁,临泉县人)。8月3日下午,合肥正能教育学校负责人罗铿驾车带领两名教官来到临泉县城,与死者李傲父母亲签订协议,强行将李傲带至庐江白山镇兴岗村教学点。

  当晚22时许,罗铿安排教官把不服从管理的李傲关禁闭房,期间将其双手铐在禁闭房的窗房栅栏上,并组织人员轮流对其进行看守。8月5日17时许,看守教官孙某发现李傲身体异常,口吐白沫。该校人员遂将其送县中医院抢救,李傲在送到该医院急救中心后不治身亡。

  通报显示,侦查中,民警发现该校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为,已涉嫌犯罪。案发后,学校内共有20名学生,均已通知学生父母接回。目前,罗铿等5名嫌疑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正能教育”异地办学点仍在招生

  在合肥市工商管理局的登记信息中,合肥正能教育学校注册名为“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注册于2016年3月份,注册资金500万元(认缴)。公司法人代表和惟一的股东均为罗铿。

  公司注册地址为,合肥市蜀山区长江西路478号松芝万象城2幢8层826室,探员检索发现,该地址同时也是安徽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该科技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听说过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科技公司从2014年就已在这里办公。

  目前,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的官网已经关闭,罗铿的电话和招生电话也都无人接听。网页快照显示,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位于庐江县白山镇089县道新农小学。白山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重案组,新农小学原校址已经停用,合肥正能教育学校后来将其买下作为办学点。该学校包括罗铿在内共有12人,其中军训教官5人。

  在一份该校发布的招聘信息中,学校对军训教官的要求是:警校毕业、退伍军人优先,责任心强、在校实习生均可。

  该校官网宣称,“办校九年来创安全事故0记录,家长满意度100%,学生转化率100%,绝对保证学生在校的人生安全。”

  目前学校官网已经关闭,但8月8日到8月11日,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仍在招聘网站上密集发布“辅导老师”和“军事教官”的招聘信息,而工作地点在距离庐江县100公里的肥西县。

  在网上还可以搜索到与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相关的另一个网站,该网站名称为“合肥特殊教育学校”,其中联系电话、宣传内容甚至教官姓名和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网站一样,只是地址为肥西县铭传乡建设村。

  特殊学校的招生简章显示:“常年招收8至18岁,有戒除网瘾、逆反出走、与父母老师沟通困难、性格孤僻、打架斗殴、暴力倾向等特点的不良青少年。”收费也是22800元。

  肥西县铭传乡建设村一位村民表示,特殊学校占用的是村里已经废弃的共和小学,由于学校采用封闭管理,该村民并不清楚其具体教学内容。

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 校方负责人被刑拘

▲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一名老师正在跟一名学员谈话。受访者供图

  重案讲述

  戒瘾体验:“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

  “他们承诺的不打骂不体罚是不可能的,我爸也是信了他们的这种鬼话。”在福州一家网瘾戒除学校呆过3个多月的陈航说。

  2010年左右,高二学生陈航被父亲“骗”到一家名为“福州新目标青少年成长训练营”的学校戒除网瘾。陈航刚去第一天就挨了教官的打,除了拳脚,还有饮水机桶,“反正怎么打着顺手怎么打”。事后他才知道,刚进去的学员没有不挨打的,大多数是因为“顶嘴”,“我记得有一个刚进来三天被打得住院,家里人根本不知道。”

  在福州新目标青少年成长训练营,每个人的作息都是被安排好的,早上三四点起来叠被子压被子,然后打扫卫生,六点站好等教官带队。不出意外七点吃早饭。“吃饭时发出声音,教官会把你的饭菜直接倒掉,然后盛一碗泔水让你喝。”陈航说。至于为什么不能发出声音,陈航并不清楚也不想弄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

  这家学校位于福州市琅岐岛上,当时有七八十名学员,其中也有一部分女学员。在男学员中,最小的14岁,最大的26岁。“每个人每月6000元的学费,但我们每个人的平均伙食费每天可能只有几块钱。”陈航介绍,早餐是一个馒头和一个鸡蛋,中午和下午是炒的很老的青菜,有时候带点肉。

  训练营上午基本以军事训练为主,站军姿、走队列、深蹲,稍不注意就会被体罚,“用拳头在水泥地上做俯卧撑,顶着太阳晒等等很多花样”。但让陈航最受不了一种是“互扇耳光”,“两个人对着打对方耳光,而且声音要大,直到教练满意为止。这是赤裸裸地侮辱尊严。”不少人刚进来受不了这种生活,陈航见到有的学员喝洗衣粉,有的甚至吞打火机。

  有一次,陈航因为“深蹲”做得太快,跟质疑他的教官“顶了几句”,而这次他并没有被打而是被关了“小黑屋”。据陈航介绍,厕所大小的房间内,摆放着三个隔出来的高一米多一点的铁皮箱,“在笼子里站不住,也坐不了,只能半蹲,拉屎撒尿全在里面,每次关半天到一天,有专人送饭”。

  让陈航更难接受的是一项“喝烟茶”的惩罚。福州新目标青少年成长训练营不允许学员抽烟,一旦发现,“教官会把用你喝水的杯子,把烟泡在里面让你喝下去。”

  “吸毒的、打伤人的、早恋的,学员里面什么人都有,大家平时讨论的议题之一是出去之后如何报复父母。”陈航说自己也不止一次这样想过。但离开学校时看到来接自己的父亲当场痛哭,“心一下子就软了,恨不起来了。”

  每训练一段时间,学校会安排心理老师跟学员谈话,“为了尽快出去,大家都往好了说”。三个多月后,由于表现良好,陈航的爸爸终于获准接儿子回家。陈航并未觉得这种教育模式对自己有所改变,“在里面做条狗可能还活得好一些,除了体罚就是体罚,出来之后我也就乖了两天,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陈航后来曾经入伍两年,与此前在网瘾学校的经历相比,他觉得:“部队里大门是敞开的,请假就可以出去,但在戒网瘾学校你打个电话都要找教官,而且他会在旁边听着,寄出去的信也要教官过目才可以。”

  重案组探员查询到,2009年,福州新目标青少年成长训练营就曾因 “三个月收费1.8万”遭到质疑,福州马尾区教育局当时回应称,教育局发的批文对象是“福州马尾区新目标培训学校”,而该校对外经营以“福州新目标青少年成长特训营”为名,与审批名称不符,要求其整改。

  近两日,探员拨打该学校在网上留下的联系电话,对方均表示学校现已关闭,而后匆匆挂断电话。

作者:  
编辑:张伟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萧山网版权声明
新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