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萧山网 > 美丽乡村 > 综合新闻 > 正文

欢潭村:传承“五义文化” 江南儒村再启航

更新时间:2019年6月10日 11:3    内容来源:文/摄 记者 王艺霖 通讯员 张帆   

欢潭村:传承“五义文化” 江南儒村再启航

欢潭村:传承“五义文化” 江南儒村再启航

  金名片

  欢潭村位于萧山南部,萧山、诸暨、绍兴三地交界处,地处浦阳江东岸、会稽山西麓。辖欢潭、东坞、傅家3个自然村。从考古发现来看,早在新石器时代即已有人类居住。村口有一水潭,传说南宋岳飞行军至此,饮潭水而欢,故名欢潭,此为村名之由来。

  上个世纪90年代的欢潭村,每天清晨天还未亮,村委会前的广场上,就响起了“刷刷刷”的声音。那是一位白发老人,光着膀子,操着竹扫把在扫地。他叫王仁法,今年78岁,是一位抗美援朝的老兵。据村民说,自从广场建起来,王仁法就在义务打扫了,每年光竹扫把就要扫坏10把。村里要算点工钱给他,他也不肯收。

  老人说,整个欢潭村估摸着有九成的村民姓田。据家谱记载,田姓人家是南宋早期来到这里定居的,一直以来流传着“五义”精神:义仓、义学、义渡、义诊、义葬。

  在欢潭,这样的场景并不少见,邻里和气,乡风纯朴,70年风云巨变,欢潭始终保存着江南儒村的气度和风采,将耕读文化传承下去。

  “五义”精神发扬光大

  70多年前,村里还有六个祠堂,最大的叫“大司空家庙”。祠堂留有义田,产出的粮食放进义仓。碰上贫苦人家穷得没米下锅,就开义仓放粮。村边是浦阳江,当时,很多村民每日要走很长的旱路到对岸劳作,走亲访友也得靠水路。后来,村里便有了义渡,江上来去不花钱。

  来村里落户不久的外姓人,孩子要是读不起书,就进村里的学堂,学杂费、书费全免,连孩子的饭钱都由祠堂掏。村里还有座山坡,是专给穷人下葬的,是谓“义葬”。

  至于义诊,曾在新四军红十字会工作过的田曾基义士,就是一个典型。83岁的田建勋老人回忆说,皖南事变后,他的叔父田増基回到欢潭,为附近的老百姓看病,不问贫苦人家要钱,还赠药,倒贴鸡蛋、红糖等营养品,都是当时的“稀罕物”。

  时至今日,“五义”精神仍在发扬光大。去年,欢潭村打造“五义文化”家园,借助村里多位乡贤的力量,为建设美丽欢潭,出钱出力。募集的40多万元善款已经用于资助贫困学子、帮助鳏寡孤独。

  以“五义文化”为切入口,欢潭把准村庄治理脉搏,做深做透村庄文化内涵,以此制定系列的评审、评价内容、标准和体系,进一步为创建示范村夯实制度保障,创新整个村庄的治理体系。

  古建筑活化利用

  欢潭村有全区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建筑群,一条街上大约有40个院落是比较完整的古建筑,大多以清代为主,也有少量明代和民国时期的建筑。这些院落中,有叫“务本堂”的,有叫“六善堂”的,有叫“花厅记”的,都是古时候大官的宅邸,每个宅邸都有各自的历史故事。

  前不久,欢潭村二桥书屋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悦读益站”。进化镇团组织负责人金佳可说,“古建筑需要保护,也需要活化。如果只是保护,没有活化,就没有真正运用起来。我们希望将二桥书屋打造成‘耕读文化’的载体,充分发挥好社会影响和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

  但在两年前,破败的二桥书屋尚不能实现身份的转变。2017年,二桥书屋同欢潭老洋房、务本堂一起入选浙江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那时,这些经过了百年风霜洗礼的古建筑已经残破不堪,亟待修复。

  两年过去,二桥书屋、务本堂和欢潭老洋房的修缮工作已经完成,欢潭古建筑重现往昔风华。

  今年5月,欢潭美丽乡村景区创建集中攻坚行动专题会议在欢潭老洋房召开。从2019年5月5日至2019年10月1日,攻坚行动将持续150天。

  按照 “全员动员、全村整治、全面提升”的总体要求,欢潭村将紧紧围绕“拆、整、序、美、治”五大抓手,进一步开展违章拆除、卫生整治、环境序化、庭院美化、乡村治理,在细节上做好文章。

  江南儒村欢潭,再启新航程。



作者:  编辑:孔纳慧